因果報應錄---第一篇 救人善報類
唐湘清居士撰 
 
 
04 顏太夫人權變急賑
 
顏太夫人是清代顏淨甫先生的母親,秉性仁慈,教子有方,如用現代的名詞說來,真可稱得上一位模範母親了。當顏淨甫最初做官的時候,擔任山東平度的知縣(知縣相當於現在的縣長。)廉明慈惠,有古代循吏的美風,顏太夫人在官署中受兒子的奉養,常常以愛民便民,教訓她的兒子。乾隆某年五月,顏淨甫因公事晉省,忽然縣境發生大水,城外鄉間的房屋,淹沒了無數,鄉民為逃避水災,蜂擁奔入城中的,不下數萬人,豈知大雨不停,水勢愈漲愈大,縣城也幾乎將要被洪水淹沒,災民們因為沒有食物,以致號哭之聲,震動天地。這時縣府衙門裏的官員,因知縣(即縣長)不在城中,大家都束手無策。顏太夫人看到這種情形,主張開啟常平倉的米谷,(常平倉是當時政府儲藏糧食的米倉),用以賑濟饑餓的 災民,可是按照當時政府的嚴格規定,常平倉的米穀,一定要報請省級長官核准以後,方才可以開啟,所以衙門的官員們,都不敢遵從顏太夫人的主張去做。顏太夫人就向他們解釋說:「常平倉的設立,本來是調濟急需之用,現在我們眼看數萬的饑民,嗷嗷待哺,倘若一定要報請上級核准,恐怕很多的民眾,馬上要變成餓鬼了。如果上級政府要查辦我們未奉命令的擅自行動,我願意一人擔當過失,不要你們負任何責任,況且我家中頗有財產,若上級追究擅自散發的倉米,我可變賣了家產賠償。可是衙門的官員都很怕事,深懼上級政府查究,大家還是吐舌不敢作聲。於是顏太夫人再斬釘截鐵的說:「有事我一人擔當,你們千萬放心,不要怕連累!」官員們因為顏太夫人這樣的堅決,不得不遵命而行,馬上開啟常平倉,把米谷 一包一包的完全散發給災民,一時歡聲雷動,災民們都得慶更生,城中的富紳們受了顏太夫人的感動,也都自動的捐出家中存穀,以助官府的不及。過了七天,洪水開始退落,存穀也已散盡,這時知縣顏淨甫在省城得到了水災的報告,急忙趕回縣城,縣府的屬員向知縣報告散發常平倉米穀的經過,顏知縣聽了,滿面笑容的對屬員們說:「我母親要你們這樣做,那是十分正確的,趕快為我繕具呈文,向省級長官報告經過,我當即派專人回家變賣家產,以便賠補常平倉的米穀,你們是沒有責任的,大家可以安心。」哪知呈文稟到上峰,省級長官撫藩大為驚駭,竟奏請皇帝以擅動倉穀的罪名,將顏知縣撤職查辦,幸而皇帝英明,對於顏氏母子之所為,大為嘉許,未將省方的奏請照準,下令所動倉穀准作正項開支報銷,不必賠補, 並頒賜顏太夫人匾額,以示激勵。顏淨甫感激皇上的洪恩,更奮勉為善,後調濟南府知府,不久擢升貴州省的巡撫。他的兒子顏檢,由部曹升至直隸總督,孫兒伯燾,由翰林出身而任福建總督,其餘孫輩中擔任內官詞林部曹,或外任監司郡守等官職者更多,這都是顏太夫人積善所獲的好報。
 
顏太夫人的事蹟,給我們的啟示,就是懷抱救人的悲願,僅有仁慈的心腸還不夠,更宜具有勇於負責的果敢精神,方能達到救人的目的,倘若畏畏縮縮,不敢擔當責任,不僅難以救人,且往往因而貽誤時機,釀成災禍。我們靜思社會上過去發生的不幸事件,每因主其事的公務人員,自己不敢稍負責任,事事都要向上級請示,以致遇到緊急災禍,不能及時防救。若顏太夫人以一女流,竟能在事起倉卒的災難中,毅然獨當重責,及時拯救數萬災民,免於餓殍,可知做一個菩薩,應具足「智」「仁」「勇」三達德而後可。(取材自坐花志果譯語改作)
 
05 胡封翁公門好修行
 
清代太守胡向山的封翁胡老先生,在江蘇金山縣擔任審判官的職務,素行忠厚廉潔,從來不屑做貪污舞弊的事。有一年,金山縣發生一件強盜搶劫的案件,被害人受傷致死,經政府捕獲盜犯首從共三十餘人。當時的法律很嚴厲,凡是強盜傷人,不分首犯或從犯,一律都要處以斬首的死刑。胡封翁承辦這件盜案,看到那盜犯三十餘人,都是失業的貧民,不忍看他們都受斬首的極刑,就判決主犯二人斬首,其餘一律都判充軍邊地的流刑。可是縣官認為判得太輕,封翁向縣官解釋道:「這件雖是強盜搶劫案,但看他們的供詞,並非累次犯案的積賊。至於被害人受傷致死,是因為黑夜裏慌忙推跌致傷而斃命的,不是刀槍殺死的,這樣的犯情不算很重,似乎可以輕辦。」然而縣官恐怕會受到上級政府的嚴厲駁斥,不敢批 准封翁作的判決。封翁再向縣官進言說:「如果受到上級的駁斥,請你把我解到省裏去,辦我輕縱盜匪的罪名就是了。」縣官聽了很受感動,和顏悅色的對封翁說:「你既然肯為民請命,我豈獨沒有仁慈的心呢!」就批准封翁所作的判決。這件盜案報到省方,果然駁回,飭令另行更審,封翁就寫了一篇洋洋千言的呈文,詳細說明原判的理由,向省級頂上去,復經駁斥,經過了三駁三頂,巡撫大為震怒,下令提案親訊,並飭縣官到省,勢將予以撤職查辦,縣官大為恐懼,歸罪於胡封翁,可是封翁問心無愧,卻很鎮靜,願意跟隨縣官一同到省,並且說:「如果省方認為我們輕縱盜犯,要辦我們,我當一人負責。」縣官就與胡封翁同行,到了省裏,縣官謁見巡撫,巡撫呵斥他不該輕縱盜犯,聲色俱厲,縣官只得頓首認錯,巡撫說 :「你到任不久,誰教你這樣的呢?」縣官答道:「這是胡審判官承辦的盜案。」巡撫問:「胡某有否跟你同來?」縣官答:「他現在候於門外。」巡撫冷笑的說:「我本來懷疑是貪官污吏的納賄枉法,果然如此,我當親予訊究。」立即飭令衛警把胡封翁從門外帶進來,巡撫厲聲的問:「你是擔任審判官的,怎麼不知強盜傷人致死,應該不分首犯或從犯,一律都要判決斬首的死刑呢?」胡封翁答:「我知道法律本來有如此的規定,但其中也有輕重之分,應當權衡,不可一概而論。」巡撫更怒形於色的說:「同一強盜傷人,怎麼還有輕重之分呢?」封翁回答道:「法律上對於積年的巨盜,公然用刀槍殺死事主,固然要處以死刑;但是像這件盜案,都是失業的貧民,為饑寒所迫,以致誤觸法網,至於被害人的死,是由於黑夜中 的慌亂推跌而起,並非有意用刀槍殺害,這樣的情形,似乎可以稍從寬辦。」哪知巡撫聽了封翁的辯解,更拍桌大罵的問:「你得了強盜多少的賄賂?竟敢替他們巧言開脫呢?如果不說老實話,要用棍子打你了。」胡封翁叩首的回答:「若說下吏有意替強盜開脫,下吏不敢辭其罪,至於受賄枉法,下吏是素來不屑做的,不要說像這樣的巨案,就是鬥毆的小案,下吏也不敢昧著良心作事。」巡撫聽了,忽又強作笑顏的問:「你既然沒有受強盜的賄賂,為什麼要辦得這樣輕呢?」封翁對此不願回答,經過巡撫的一再訊問,才回答說:「沒有其他原因,只是公門裏面好修行。諒巡撫大人一定讀過歐陽修的瀧岡阡表,歐陽文忠說:求其生而不得,那麼死者與我都無遺憾了。」巡撫覺得所言很有道理,就令封翁走近桌前,仔細一看, 發現這位胡老先生一副慈祥的面貌,善氣迎人,一望而知確是公門修行的好人,並非貪官污吏的敗類,頓覺怒氣全消,就和顏悅色的問:「你有幾個兒子?現在作何行業?」封翁回答道:「我有四個兒子,大兒子僥倖考中了上科的舉人,其餘三個兒子都是縣學生。」巡撫聽了,肅然起敬的說:「這是你公門裏面好修行的報應,現在這件盜案,我決定核准你的原判,從你保全了很多的性命這件事來看,這又是你兒子明年考中進士的預兆了。」這件盜案就此確定,僅判盜首二人死刑,其餘統統全活。明年胡封翁的長兒胡向山太守,果然考中了進士,次兒三兒都從太學出身而出任官職,四兒也當了廩生,至今子子孫孫書香不絕。(取材自坐花志果譯語改作)
 
 
 
 
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吉祥 歡喜自在
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