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:當一個人真心發願辦慈善事業,一心想依法師和大眾的心願圓滿完成,可是中途遇到實際困難時,請問該如何是好?

 

答:遇到困難要仔細找出其原因所在,原因消除了,問題就解決了。感應之道都在真誠,我們確實捨己為人,感應就不可思議。「新加坡佛教居士林」的李木源居士就是一個很好的榜樣,他完全沒有自己,全心全意為佛法,弘護正法,利益眾生,所以感應非常明顯。我們都很敬佩,這是值得學習的。21-90-09

 

問:做為一位年輕的女居士,未來的路應該怎樣走,才能確實利益當今社會眾生?一個是選擇像許哲居士一樣,做終身老實念佛的榜樣,另外選擇終身講經,弘法利生。請問兩種該如何抉擇?

 

答:妳的願心很好,很難得。許哲居士是一生著重在慈善事業,一生幫助老人、病人、窮苦的人。不但在精神、物質上幫助他,而且也勸他們信仰宗教,依照宗教的方法來修學。在過去,她是天主教的修女,她也度了不少人。現在晚年常看佛經,也發心皈依,我相信現在她一定是勸人念佛。

 

發心學講經也是好事情,現在比從前容易,從前不太方便,現在女居士講經的也很多。真正發心全心全力做弘法利生的事情,都是給在家同修做一個好榜樣。21-90-20

 

問:請問一個沒有開悟的人,能做翻譯工作嗎?譬如,從中文翻成英文。

 

答:做翻譯工作,不開悟也行。過去兩千年來,佛法傳入中國,從梵文翻成中文,翻譯的人很多,不是一個人。「譯場」,就是翻譯工作的機構。鳩摩羅什大師的譯場有四百多人,玄奘大師的譯場有六百多人,都是有編制的。這麼多人是不是都開悟了?不可能,其中可能只有一、兩位開悟,開悟的人是做他們的印證。

 

譬如,《心經》是唐三藏法師玄奘譯,這是用他的名字,其實翻譯工作並不是他自己做的。用他的名字,他要負責任;也就是翻出來之後,一定要經過他審定,他同意了,用他的名字來發布。每一部經翻譯的名題,就是這個人對這部經的翻譯要負責任。因此,沒有開悟也可以參加這個工作。如果要開悟之後才能翻譯,那佛法早就滅絕了。

 

不僅是翻譯,講經也是如此。古時候講經,不開悟的沒有能力講經,也不敢上台講經。如果用這個標準,現在也沒人講經了。我早年還沒有出家時,參加李炳南老居士的經學班,裡面的學生有二十幾個人。這二十幾個人當中,念過大學的只有一個人,高中的有兩、三個人,初中的有七、八個人,小學的有十幾個人。經過李炳南老居士訓練之後,個個都會講經,而且在全台灣各個地方講經。

 

李老師教給我們一個原則,沒有開悟不可以自己隨便講,如果用自己的意思來講,講錯了要背因果。古人所講「錯下一字轉語,墮五百世野狐身」,不能不謹慎。李老師教我們講註解,古人的註解多半是文言文,我們用白話文翻譯出來。我們寫講稿,完全依照古人的註解寫成白話文;如果講錯了,古人負責任,我們不負責任。用這個辦法,所以我們不是學講經,是學講註。如果遇到註解很深,我們看不懂的地方,李老師教我們一個妙法:看不懂的不講。不講是這個地方沒有講清楚,不是講錯。我們謹守這個原則,在講台上天天練。

 

只要誠心誠意,沒有私心,絕不搞名聞利養,絕對不搞貪瞋痴慢,確實會有進步,年年都有進步;進步一定有小悟,小悟就變成大悟。於是我們今天展開經卷,不必看古人的註解,我們有能力看得懂,也看出它有很多的意思,這就是不斷在求進步,也不斷得到諸佛菩薩冥冥當中的加持。

 

李老師當時送我「至誠感通」四個字,這四個字是關鍵。要學講經,必須要通世出世間法。通世出世間法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李老師教我唯一的方法是用真誠心求感應。你沒有真誠,就得不到感應。當然如果有人出來講經說法,我們就不講了;沒有人講,這才發心出來,勉強擔負起這個重擔。我在講台上講經有四十一年,平均每天至少講兩個小時,才有這麼一點小成就,可以提供給大家做參考。21-90-27

 

問:師父常云:百分之九十九說的跟佛一樣,只有百分之一說的不如法,就斷眾生的法身慧命。有一位講經的居士有男女、金錢上的是非,他自己說是為了度眾生才用特殊手段。請問如是之人可以講經說法嗎?要繼續護持嗎?

 

答:現場的狀況我沒有看到,你們若有疑惑,就將《楞嚴經》多念幾遍,仔細去對照。若他講的不違背經義可以聽,若有違背最好遠離。至於說有男女、金錢上的是非是度眾生的特殊手段,這是菩薩再來,不是普通人,普通人做不到。普通人說是菩薩再來,說出來後,他就要往生;說了還不走,這不是真的。這些佛學常識我們要懂,才不至於被人欺騙。我的話只能說到此地,點到為止,後面你們自己去參,自己去悟。

 

過去李老師常常告訴我們,魔也會示現佛菩薩的樣子來說法,冒充佛菩薩來度眾生,結果把眾生都度到魔道。他講的法百分之九十九與佛說的沒有兩樣,只有一分與佛說的不一樣,我們凡夫如何能辨別?《大佛頂首楞嚴經》講得最詳細,「一切法從心想生」,這是我們自己的念頭不正,沒有離開名聞利養、是非人我、貪瞋痴慢才會著魔。如果真正遇到善知識,如理如法的修行,決定煩惱輕、智慧長,輕安自在。如果修學之後,煩惱增長,或者帶來一些病痛、恐懼,時常感到外面有無形力量的威脅、壓迫,這就決定不是佛法。

 

在淨土念佛法門,功夫真正契入軌道,得到「功夫成片」就身心自在。有這樣的功夫就能往生凡聖同居土,不會有生死的恐怖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真有把握。如果念到「事一心不亂」,生方便有餘土;念到「理一心不亂」,生實報莊嚴土。你與諸佛菩薩感應道交,妖魔鬼怪進不了你的身邊。心正、行正就能遠離一切魔障,這是基本的原則。

 

沒有善知識講經說法,想要真正求解也不難,古大德教導我們「讀書千遍,其義自見」。只要恭恭敬敬的讀上一千遍,就得感應。一千遍念下來,心定了,心定就能起感應;心浮動,不可能有感應。心不清淨,貪瞋痴慢沒有放下,五欲六塵還有貪愛,就與魔感應。唯有清淨心、真誠心,才能與諸佛菩薩感應道交。21-90-42

 

問:居士升座講經,為了重法,故在台上方便呼「頂禮法師」,但在台下稱某某居士,請問可以嗎?

 

答:在家居士可以稱法師,他是修學佛法,又以佛法教化眾生,他就是法師。升座時,他是法師;不升座時,他也是法師。我們今天習慣不稱法師,稱某某居士,這是習俗,並不如法。

 

佛教裡面稱和尚、法師、阿闍梨,不分在家出家,不分男女老少,皆可稱呼。「和尚」的意思是親教師,我跟他學,他直接教導我,不管他是在家出家、男的女的,只要我跟他學,他是我的「和尚」。只有比丘、比丘尼、沙彌、沙彌尼,決定是出家人,在家人不能稱。

 

禮節,平等的恭敬。我們今天上台學習講經,升大座的儀規是從右面上,左面下,這有一定的規矩。我們在這裡學習,將來出去不一定用得上,要見機行事。我們到外國講經是站著講的,沒有座位,我們要「恆順眾生,隨喜功德」,決定沒有分別、執著。用當地的禮節,當地人覺得好就好,一切隨順。21-90-50

 

問:家鄉人民向您致以親切的問候,遙祝法體康泰,盼望您早歸故里。

 

答:我從小流浪在海外,對於懷念故鄉的這一份情執,不是親身經歷的人確實很難體會。往年我與趙樸老每一次見面,他都會提到落葉歸根。我想回到家鄉,已經想了幾十年,至今緣還是不成熟。不過我學佛了,佛以宇宙為家,佛給我指出一條明路,所以對於思念故鄉的情執,我以佛法真實智慧將之融解開了。21-90-67

 

問:我們此次組團來「新加坡佛教居士林」及「淨宗學會」共修,獲益不少。藉此難得機會,我們代表紐約同修向師父問候,祝願師父身體健康,將佛法弘揚全世界,普度眾生。

 

答:紐約是世界第一大都市,過去也有不少同修在那個地方弘揚佛法,最早做得最成功的是沈家楨老居士。我跟他也很熟,但很多年沒見面了,你們回去之後,有機會代我向他問候。

 

這也是緣分問題。這麼多年當中,我們有很深刻的體驗,佛法要專修,才能得到三寶的加持。以前我們學教,李炳南老師常說:「弘法利生不容易,必須要通達世出世間法。出世間法就不談了,我們舉世間法的例子。世間法還不談全世界的,專講中國的《四庫全書》,你有沒有辦法通達?這是世間法裡面的一部分,你都無法通達了,如何能談弘法利生?」現在弘法利生的事情不通達,我們應該怎麼辦?老師教我們要「至誠感通」。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「求感應」,求佛菩薩加持。這不是我們自己的力量,是佛的力量讓我們通達了世出世間法。所以,這個通達不是學來的,而是感應來的。要如何感應?誠則靈。我這一生就是得力於老師這句話的教導。

 

實在講,我對世出世間法涉獵太少了,所以我完全是靠佛菩薩加持,用真誠心求感應。真誠一定要專,專精才能得感應;學的東西太多、太雜,感應就沒有了。所以,一定是「一門深入,長時薰修」,才能得感應。我用這種方法幾十年很有效,我以純真純善的心處事待人接物,確實自己不斷在進步。

 

縱然是惡人,毀謗、誤會我的人,侮辱、陷害我的人,我都把他當作佛菩薩、老師看待,決定沒有絲毫怨恨心,我憑這一點得感應。我今天如果遇到歌利王來割截我的身體,我也會像忍辱仙人一樣,我會很感謝他,我不會有絲毫怨恨心。為什麼?我知道死了以後有好地方去,我很有把握,決定比這一生殊勝不知道多少倍!所以,我對於逆境、惡人,絕對不會有一念瞋恚心。

 

佛在《十善業道經》教龍王,「菩薩有一法,能斷一切諸惡道苦」,這個法就是「晝夜常念、思惟、觀察善法」,善法就是十善業道。廣義的說,就是佛在一切經典裡面的教誨。所以,你念念與此相應,一定會得諸佛護念,龍天善神擁護。21-90-68

 

文章出處:http://www.amtb.org.tw/ans/ans.asp?web_choice=11

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健康 福慧圓滿

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
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