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:徐老翁、邵慧安、陳立均、焦勛建、劉信童

 

說明在先:以下文章節錄於「近代往生隨聞錄」(寬律法師編著,全書網址: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/0513.htm )。末學簡單白話解釋(有誤萬請海涵),另文末若有「註…」,是末學的說明,不是本文,感恩。末學咪弟頂禮,阿彌陀佛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徐老翁

 

徐老翁,居士徐祖耀之父,家住寧波竺家巷廿二號。祖耀在上海交通大學 執教。翁皈依印光大師,篤修淨土。終日披海青,獨處佛堂,一心念佛。往生前,示微疾,其女問曰:「真有往生這回事否?」翁答說:「你等著看罷。」言竟,趺坐念佛如故。少頃,不聞佛聲。視之,已坐化矣。逝後,異香滿室。其二子一女,目睹瑞相,亦長齋念佛,均不婚嫁。

 

白話:

 

徐老翁,學佛居士徐祖耀的父親,家住寧波竺定巷廿二號。祖耀在上海交通大學 教書。徐老翁皈依印光大師,努力修淨土法門。每天從早到晚披海青(佛教徒常穿之近黑褐色袖寬衣),獨處念佛堂一心念阿彌陀佛。往生前,示現微病。女兒問他:「真有往生西方極樂之事?」徐老翁回答:「妳等著看吧!」說完,盤腿坐著念佛一如往常。沒一會兒,沒聽到念佛聲,一看,已往生了。往生後室內充滿奇特的香味。老翁的二兒一女,親眼看到這瑞相,都相信了。從此吃長素念佛,都不結婚。

 

註一:老翁能自在念佛往生,可見平日念佛之精進。

註二:念佛可不結婚,但結婚亦可念佛。吃素念佛最好,但吃肉一樣可念佛(若可以,當盡量吃肉邊菜),但要以吃全素為目標,對身體、對心性之清淨快樂(解冤仇),都有大幫助。

 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邵慧安

 

邵慧安,原名治安。始信奉外道,後閱「印光法師嘉言錄」,方深信三寶,皈依印公,一心向佛,勤修淨土。某年,以乘車不慎,失足傷氣,精神日衰。經百餘日,病勢略瘥。是年古曆九月二十四日,所居邑內張公殿住持自遜和尚荼毗,步往觀禮,並參加念佛,精神如故。歸途因感受風寒,臥病不起。由是念佛益篤,志求往生。至十月十二日,自知時至,因命家人助念。至夜初鼓,問家人云:「此時何時?」家人妄云:「漏將盡矣!」慧安謂:「決於今夜丑時西去。」言已,復念佛。至丑刻,復云:「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前,自遜法師亦來迎接,吾去矣!」旋即高聲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三聲,吉祥而逝。面貌如生,四肢柔軟。逾八小時後,探之,身體冷盡,頂溫猶存。

 

白話:

 

邵慧安,原名治安。一開始信奉外道,後來讀到「印光法師嘉言錄」,才開始深信佛、法、僧三寶,依止印光大師,一心學佛、勤念佛求生西方。某年,因乘車不小心,摔傷了氣脈,精神日漸衰頹,後經過一百多天,病情略好。當年古曆九月二十四日,所居住的地方張公殿住持,自遜和尚火葬,他步行前去觀禮,並與人一同念佛,精神平常。但歸途中卻受了風寒,因病臥床。從此念佛更勤,一心求往生。到十月十二日,自知時候到了,因此請家人助念。到夜初更(晚上七至九點),問家人:「現在何時了?」家人騙他「漏將盡矣!」(應指:晚上就要過去了。)慧安說:「我決定於今夜丑時(凌晨一至三點)往生西方!」說完,續續念佛。到了丑時,又說:「阿彌陀佛與西方諸大菩薩都到了,自遜法師也來迎接,我要走了!」於是立刻大聲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三聲,吉祥往生,面容如生,四肢柔軟,(繼續助念)過了八小時後,輕輕探之,身體都冷了,唯頭頂仍有餘溫。

 

註:人身就是一個小宇宙。人臨終逝去,全身冷,唯腳有餘溫(最後冷),是墮地獄;膝蓋最後冷,是墮畜生道;腹部最後冷,是墮餓鬼道;胸部最後冷,是又投胎人間;眼額最後冷,是生天界;頭頂最後冷,是成聖人了。(念佛求生西方者,頭頂最後冷,也可輔佐證明是往生西方極樂成大菩薩了)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陳立均

 

陳立均,浙江天臺人,陳復初居士之第四子,家世奉佛,立均童年患癆瘵。一夕,家人咸就寢,忽聞立均驚呼:「嚇煞!嚇煞!」家人趨榻前,見其額汗涔涔,狀極驚恐。問其故,立均曰:「有數人持棒執索,欲捆我去。」其母知是鬼道境界發現,因告之曰:「菩薩能救汝,汝應速念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。」立均聞言,即懇切稱念大士聖號,家人在旁,為之助念。未幾,即喜曰:「彼等都去矣!我可不怕了!」仍繼續持念聖號。忽謂家人曰:「觀世音菩薩來矣!菩薩放光照我,並對我說,帶我去。」其母勉之曰:「你跟菩薩去到極樂世界就好。」相與念聖號不輟。良久,立均聲漸低,遂化去。時一九四三年六月十八日,年僅十五歲。

 

白話:

 

陳立均,浙江天臺人,陳復初居士的第四子,家中世代信佛,立均童年患癆瘵(肺癆、癆病)。一天晚上,家人都在睡覺,忽然聽到立均大叫:「嚇死我了!嚇死我了!」家人立刻到他床前,只見他額上滿是汗水,面容驚恐。問他原因,立均說:「有幾個人拿棒拿繩要綁我走。」母親知道這是鬼道境界現前,就告訴他:「觀音菩薩能救你,你應當快念『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』!」立均聽到後,就至誠懇切一直念著觀音菩薩聖號,家人也在旁幫忙一起念。沒多久,立均就高興地說:「他們都走了,我可不怕了!」說完仍繼續持念聖號。不久忽然對家人說:「觀世音菩薩來了!菩薩放光明照我,並說要帶我走。」母親就勉勵他:「你跟菩薩到極樂世界就好!」於是繼續幫忙念聖號不停。過了許久,立均聲音漸漸變小,便安然往生了。當時是一九四三年六月十八日,立均才十五歲。

註:立均幸虧有善根福德,在遇到陰差(或冤家)時能由母親提醒念觀音聖號(念阿彌陀佛亦同),否則恐死入餓鬼道也。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焦勛建

 

焦勛建,上海焦雨亭之次子。一九五○年往生,年甫十三,瑞祥相昭著,堪稱希有。勛建幼極聰慧,但身弱多病。六歲時,有僧過其門,顧謂其母曰:「汝次子生肖屬牛者,乃普陀坐關僧轉世。閉關三載而寂,依妄入胎,為汝之子。」其母即令皈依,法名培鑫。因宿植深厚,髫齡即知念佛,每日臨臥、必持聖號不輟。居恒勸母布施。母給與糖果之費,不妄支用,積聚成數,輒以捐捨。及年九歲,日見瘦削,就醫檢驗,謂是大腿坐骨受傷,勢成骨癆。經醫治,臥床三年始愈。醫為策萬全,囑施接骨手術,以免復發。乃住中美醫院,預事調攝。勛建住院時,遇同室病人需行手術者,勸勿膽怯,應一心念阿彌陀佛名號,痛苦自減。當為其施行手術時,先一日,剃發沐浴,剪爪漱口。諸事畢,堅請攝影,並索筆題詩。家人未許,謂攝影毋亟亟,題詩亦可俟之異日。勛建忽正容曰:「現吾身內外均發亮透明。可憐爾等血肉蒙心,即佛菩薩現在目前,亦未能識耳。」復對鏡曰:「吾兩耳,日來更大如菩薩矣!」家人斥其妄,則笑而不言。其母適患病在家,勳建日以為念,曰:「母病如何?明日能來否?我已於金剛經內題字,現不許看,過二日送與母閱可也。」蓋勛建住院時,其母曾以金剛經一冊置其枕邊。翌日,為施手術畢,人亦清醒。無何,猝起變化,施救無效。延至七時,溘然長逝。家人進視,面含笑容,翌日大殮,頂門猶溫。

 

白話:

 

焦勛建:上海焦雨亭第二個兒子,才十三歲,祥瑞相貌明顯,甚為希有。勛建從小就很聰明,但體弱多病。六歲時,有僧人經過他家,便對他母親說:「妳的次子生肖屬牛者,是普陀閉關的一位僧人轉世,他閉關三年而圓寂,隨著習氣又來投生人間,入妳的胎宮成為妳的兒子。」勛建母親便讓他皈依三寶,法名培鑫;因為宿世善根深厚,童年就知道要念佛,每天要睡前,就念佛不斷。居家常勸母親要多布施,母親給他的糖果費(零用錢),都不亂用,存起來到一定數目就捐出去。到了九歲,越來越消廋,就去給醫生檢查,說是大腿坐骨受傷,成了骨癆。經醫治,躺床上修養三年才好。醫生為了萬全,囑咐施行接骨手術以免復發。於是住到中美醫院,預先調養。

 

勛建住院時,遇同室病人要動手術者,都勸莫害怕,應該一心念阿彌陀佛名號,痛苦自然減輕。當醫生為勛建動手術之前一日,剃髮洗澡,剪指甲漱口,做完該做的事還請人攝影,還要筆來題詩。家人不允許,說攝影不急,題詩也可等以後再題。勛建忽面容嚴肅說:「現在我身體內外均發亮透明,可憐你們等因血肉而蒙心智,就是佛菩薩站在面前,你們也不認識呀!」又照著鏡子說:「我的兩耳,這些天來更大得像菩薩了。」家人都罵他胡說,勛建只是笑笑不說話。因母親剛好患病在家,勛建心常繫念,問:「母親病況如何?明天能來嗎?我已經在金剛經內題字,現在不許看,過二天再送給母親看好了。」原來勛建住院時,母親就拿了一本金剛經放在他枕頭邊。隔天,手術完畢,勛建也清醒者。不知為何突起變化,施救無效,一直到七時,便忽然往生了。家人近看,只見他面容含笑。隔天大殮,頭頂仍溫熱著。

 

註:勛建躺床上三年,必佛號不斷,故境界越發高深,境隨心轉,容貌自亦不凡。臨終含笑、頭頂溫熱,生西方成大菩薩無疑也。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劉信童

 

劉信童,河南開封劉氏子。原籍山西,隨父宦遊至汴。年十三,忽頸生瘰痢,膿血淋漓,臭惡難近,痛楚萬狀。臥床不起,經年未愈,日夜號泣,坐以待斃。其父宦遊外省,母則留家照應其子。一日,童見母易服而出,詢:「何之?」答曰:「拜師父去。」問:「拜師父何用?」云:「念佛求生西方,脫離娑婆苦海。」童堅求代拜。母即代為皈依明德法師,並受八關齋戒。回至家中,見童長跪合掌,屹然不動,如無病者,不勝歡喜。蓋童身臥床褥,不獲輾轉,已數月矣。童自是虔誦佛號不輟。約三月許,謂其母曰:「兒業障已盡,將往生西方。母為兒累,亦云苦矣。可請念佛人來相助。」母為邀請同道數人,來家助念。初因臥室臭穢,在室外舉行,少頃,忽聞室中有異香,其味芳烈,不類世間沈檀之氣。大眾即至室內探視,則見信童方合掌端坐,閉目念佛。頃刻逝矣。異香三日不散。

 

白話:

 

劉信童,河南開封劉氏的兒子,原籍山西,隨父外出做官至開封。十三歲時,頸部忽生「淋巴結核病」,膿血流身溼透、臭惡難接近,萬分痛苦!臥床無法起身,久久病不好,日夜號哭,坐以待斃。他的父親到外省做官,母親留家中照顧。有一天,信童見母親換衣服要出門,問:「要做什麼?」母親說:「去拜師父去。」信童說:「拜師父有何用?要念佛求生西方,永遠脫離這娑婆苦海。」信童求母親為他代拜。母親於是為他代為皈依明德法師,並受八關齋戒。回到家中,看到信童長跪合掌,端正不動,好像沒病了,說不出的高興。原來信童臥病床上,不能任意轉身,已經數個月了。信童自此以後,虔誦佛號不停,約過了三個月,告訴母親:「兒子業障已盡,將往生西方,母親您為兒子,也是很苦,可請念佛人來幫忙。」母親於是邀請同修行的幾位道友來家助念。剛開始因臥室臭穢,在室外助念,不久,忽然聞到室內傳來陣陣異香,芬芳而濃烈,不像世間沈檀味道。大家就往室內探視,只見到信童合掌端坐,閉目念佛,沒多久就往生了。屋內飄散異香,三日不散。

 

註一:信童說「業障已盡」,一般是指煩惱習氣已伏住,稱「伏斷」(像石頭壓草久久(草比喻煩惱習氣),把石頭拿開,草已經不會再翹起,此稱為「伏斷」,非常快樂也漸開智慧),若是真正的「業障已盡」,稱「滅斷」,則已經圓滿成佛,眼前即是處處極樂,非常人所能一生辦到也(即使是大徹大悟之人,也常因累世煩惱習氣未能一生斷盡,故也求生西方也(否則仍會隨業流轉六道,不能出輪迴苦海))。此須說明清楚,「華嚴經」內四十一位次法身大士,全是大徹大悟之人,最後全被普賢菩薩勸求生西方,無他,生西方則速速圓滿成佛(最多一、二劫就成佛,因為阿彌陀佛願力加持,有種種好處幫助速成佛,且修行只進不退),若不求生西方,常要修三大阿僧祇劫(天文數字,是很久的時間)才能成佛(因為大多修行有進有退)。

 

註二:生病之人正好念佛,體弱可心中默念佛號,三天、五天、十天、二十天,總有效果!會越念越歡喜。命未該終者,可將病念好(或穩定),即使壽命該盡,也能往生西方成大菩薩,十方世界自由來去,從此永脫眾苦,何不快哉!

 

 

轉貼自: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medimedi26/post/1325707206

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健康 福慧圓滿

自如頂禮  阿彌陀佛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