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:張清臣、葉通和、柳景泉、葉祥林、李孝淵

 

說明在先:以下文章節錄於「近代往生隨聞錄」(寬律法師編著,全書網址: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/0513.htm )。末學簡單白話解釋(有誤萬請海涵),另文末若有「註…」,是末學的說明,不是本文,感恩。末學咪弟頂禮,阿彌陀佛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張清臣

 

張清臣,字蓮友,法名淨覺,吳縣人,寓上海大西路五十七號。幼秉祖母遺教,篤信佛法。年十六,皈依慧達法師。閱十載,始持十齋。四十餘歲,遂長素。跪誦華嚴、法華、般若、楞嚴諸大乘經,達數年之久。研究經論,頗多領悟。一九三一年,印光大師為授五戒。清臣知見純正,專修淨土。六十三歲春季,病咳多痰,醫罔見效。自知不起,乃一心念佛求生西方。惟時患昏沈,深恐臨終,正念難提。乃命其子,請示於慧海法師。法師開示說:「此乃平時功夫不足所致。須時時提起正念,專誠念佛,必得往生。並應多請同道助念。」云云。臨終前,神志清明。請慧海法師至榻前,師為說法要,略謂:「世事虛假,人命無常。四大假合,離幻即覺。要一切放下,一心念佛。」並為摩頂說:「你隨我念三聲阿彌陀佛,自然心開見佛。」清臣即合掌隨念三聲,安祥而逝。遺體四肢皆冷,惟頂猶溫。

 

白話:

張清臣,字蓮友,法名淨覺,吳縣人,住上海大西路五十七號。小時就敬受祖母遺訓,虔誠信仰佛法。十六歲時,於慧達法師座下皈依學佛。過了十年,才開始吃十齋素(一個月抽十天吃素)。到了四十多歲,開始吃長素了。曾跪誦「華嚴、法華、般若、楞嚴」等大乘經典,達數年之久。在經論間,頗多領悟。1931年,印光大師為他授五戒。清臣知見很純正,專修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法門。六十三歲春季,生病咳嗽多痰,看醫生也治不好,自己知道沒救了,就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。只是常常昏沈,他很怕臨終時正念提不起來(昏沈甚至昏迷,無法好好念佛),於是叫兒子去請示慧海法師。法師開示說:「這是早年念佛沒有用心常念不斷,故念佛功夫不足,補救之法,仍是必須常常專注於念佛,堅持,則必得往生!但最好多請一起修行的佛友幫忙助念。」大致說的是這些。

 

清臣臨終前,神志清楚明朗,請慧海法師到床前,法師為他簡單說佛法要點:「世間事都是幻夢一場、虛假,人命無常。身體是四大(地(骨、皮、肉)、水(如血液)、火(體溫)、風(呼吸))暫時假合,能看破就是覺悟(一般人看不破,但一心念佛到西方,就能蒙阿彌陀佛願力加持,迅速覺悟成佛)。你要一切放下,一心一意念佛!」並摩他的頭說:「你隨我念三聲阿彌陀佛,自然心開見佛。」清臣就合掌隨念三聲佛號,就安詳往生了。他的遺體四肢皆冷,唯頭部還溫熱(全身皆冷,頭頂溫熱,是成聖的象徵,若是念佛人,則亦是往生西方的證明(往生西方的人、動物、鬼神、蟲蟻,因彌陀的四十八願加持,將全部成為大菩薩且迅速成佛))。

 

註一:吃素少結眾生仇,積累福報。十齋日,古人常用。現代人習慣以「一星期」來記時間,可以一星期擇三天(如星期一至星期三)吃素,或星期一至星期五(五天)吃素,甚好,以後再盡量吃全素(越早吃全素越好)。平日多念佛,修好十善(簡言之,慎口業、愛惜蟲蟻(常殺蟲蟻之人,容易被蟲蟻冤魂啃咬,如皮膚癢痛、關節骨頭像被啃,痛苦不堪)、常為他人想、謙虛、心念行為盡量端正),則人生光明,可改變命運。

 

註二:人命無常,這生不能成佛,就六道輪迴不斷受苦(墮三惡道(餓鬼道、地獄道、畜生道)的時間極長,在三善道(天道、天阿修羅、人道)的時間短)。做人光是殺蟲蟻、造口業(譬如拿不確定的資料,在網路上亂傳,則可能傷到別人,日子久了,罪業累積,人生福報也漸漸減少,將來逆境變多,壓力變大,這是現世報,死後還會墮三惡道受長劫苦)、心念常恨、貪財貪色等,一生中累積數不清的罪業,下一世想做人沒那麼容易,人死多半會墮三惡道的。故唯斷惡向善、勤念佛求生西方,則可人生漸光明,走完這生往生西方成為大菩薩及迅速成佛,永遠不再受苦又可廣度眾生,何樂而不為!

 

葉通和

 

葉通和,蘇州慶泰醬園職工。皈依印光大師,專修淨土。每日黎明,持誦早課及阿彌陀佛聖號數百聲。中年持長齋。西麒麟巷染香庵圓覺蓮社,為通和所創立。每月念佛兩期。社中一切開支,皆由通和及其他蓮友三數人負擔。平生待人誠懇慈悲,好善樂施。育有一子三女。八十一歲時,患腹瀉症,久不愈。自知往生在即,請陸根林等二居士助念。四小時後,通和舉手合掌,向二居士道謝告別。己則高聲稱念六字萬德洪名,才數十聲,音漸低,泊然往生。容顏慈祥,不改生前。

 

白話:

葉通和居士,蘇州慶泰醬園員工。皈依印光大師,專修淨土法門。每天天快亮時,持誦佛門早課及念阿彌陀佛聖號數百聲。中年吃長素。西麒麟巷的染香庵圓覺蓮社(「蓮社」一般就是專修念佛求生西方法門的)是通和居士所創立。每月念佛二期。蓮社中一切開銷,都是通和與其他蓮友數人一起負擔。他平日待人誠懇慈悲,樂善好施,有一兒子三女兒。八十一歲時,患了腹瀉症,久久不好,自己知道就要往生了,他請陸根林等二位居士助念。四小時後,通和舉手合掌,向二位居士道謝告別,接著大聲稱念六字萬德洪名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才數十聲,聲音漸小,便安詳往生了。容貌慈祥,跟生前一樣。

 

柳景泉

 

柳景泉,吳縣香山人,業織機。壯歲嗜酒肉,喜賭博。迨六十三歲,忽感人生虛幻,遂發心皈依印光大師,茹素學佛。勇猛精進,寒暑無間,二十年如一日。景泉經濟頗困難。住學士街朱天廟內,鑒於殿宇朽壞,佛像殘損,乃出賣衣服家具,盡力修復。待人接物,出於至誠。雖居室蕭然,敝衲遮身,不以為苦。當事者欲加資助,初則堅辭不受,繼以生活實難支援,不得已始受。時每月給予補助八圓。景泉只受六圓,請以餘二圓轉給更困難者。冬季衣服單薄,有人施以棉衣,亦請轉給他人。每日佐餐,僅食自製鹽菜,甚至醬油亦不購食。設遇饋贈,婉辭不受。終日杜門靜修,殊少外出。偶有過訪,僅說修持為人之道,不涉其他。嘗對人言:「老實念佛,臨終方知受用。」初誦法華,後棲心淨土,改誦淨土五經。間有不識之字,請人指教,不久,即能背誦。持六字洪名,至為懇切。歷時數年,自覺耳根內佛聲歷歷分明,相續不斷。每月終,必在自己生活費用中稍留餘資,購小魚螺蜆等物,修放生儀規,送往大河放生。向人購買菜蔬,不還價,不抬秤,不爭多,不揀好。並說:「好者讓給別人買,使售者易於脫手。」其居心仁厚,有如此者。八十六歲夏曆十月十三日晨六時,趺坐而化。在往生前數月,對人云:「我今年將要辭世。如不去,可延壽一紀,至九十八歲,但非所願。」一月前,向居委會領取補助費時,又對人云:「我下月十三日往生,不再來取費矣!」至十二日,又對人言:「明日即將辭世。」人見其毫無疾病,眠食行動,一如平時,姑妄聽之。至十三晨六時,趨視之,果趺坐往生矣。生時面色紫黑;歿後黑色全消,轉為紅潤,光潔異常。頭頂猶溫,全身柔軟。直至焚化,光澤依然,趺坐如生。

 

白話:

柳景泉,吳縣香山人,從事紡織相關行業。壯年時喜歡喝酒吃肉及賭博。到了六十三歲,突然感到人生虛幻(大概感到人情冷暖、人心無常,想回家了(西方極樂世界就是真正永恆無苦的老家)),於是皈依印光大師,吃素學佛。勇猛精進、天冷天熱不間斷,二十年如一日。景泉居士經濟不是很好,住在學士街朱天廟內,看到殿宇朽壞、佛像殘損,於是賣自己的衣服家具,盡力修復。他待人接物,都出於真誠心、不虛假。雖然住所簡陋,爛衣貼身,也不覺得苦。有人知道了想幫忙,他一開始不接受,後來實在生活難以支撐,就接受了。有人願每月補助他八圓,但景泉只接受六圓,請對方將二圓轉給更困苦的人。冬季衣服單薄,有人送他厚棉衣,也是請對方轉送給他人;每天吃的飯菜,只月自製的鹽菜,甚至醬油也不買來用。有時遇到別人送東西,他都婉拒不收。整天在家中靜修念佛,很少出門。偶有人來探訪,他僅說一些修持做人的道理,不說其他(無關修持佛法的事)。曾對人說:「只要老實念佛不斷,臨終就知好處了!」(他已有境界了,才能說出這番話,可見他應該念佛功深、心常歡喜、智慧漸出也)

 

他一開始是念誦「法華經」,後來專心於淨土,改誦念淨土五經。中間有不認識的字,就誠懇問人,不久,就能背誦經典。他念六字洪名「南無阿彌陀佛」非常懇切。經歷數年,自覺心中(耳根)佛聲不斷(註:專注念佛念久不間斷,從早到晚,從晚到早,自然會出現佛聲相續的情形,此時心情愉快且智慧漸增長)。每月最後一天,他一定從自己生活費用中固定留下的一些錢,買小魚螺蜆等海鮮生命,修「放生儀規」(大致是念佛念往生咒,為其念三皈依(讓牠們能成為佛弟子,來世能學佛修淨土)),然後送往大河放生。他向人買菜,從不討價還價,不抬高秤(貪小便宜),不爭多拿,不揀好的,並說:「好的讓給別人買,讓賣家能早點賣完菜。」他的居心仁厚,竟到了這種地步!

 

八十六歲農曆十月十三日早上六點,盤坐往生了。在往生前數月,他對人說:「我今年就要往生,如果不往生,可再活十二年,到九十八歲。但不是我所想要的(景泉想快點到西方去)」一個月前,向居委會領取補助費時,又對人說:「我下月十三號要往生,不再來拿錢了。」到了十二號,又對人說:「我明天就要往生。」人們見他毫無疾病,睡覺吃飯一切行動,跟平時沒病一樣,所以就沒當真。到了十三號早上六點,大家去看他,真的盤坐往生了。在生時面色紫黑,往生後黑色全消轉為紅潤,光潔異於平常。頭頂還是熱的,全身柔軟,一直到火化時,臉色光澤依舊,盤坐如同沒死(像入定)一般。

 

註:柳景泉居士念佛勤、心大慈(社會多一些這樣的人,天下太平),又吃素常放生,故長壽無大病(但每人累世宿業不同,有的人學佛雖有一些小病,其實已經是重報應轉為輕報應了,也就是,若不學佛念佛,則命運更慘、生病更重甚至短命),且生死自在(想走就走),十二年壽命不要了,早點到西方去(可廣度無量無邊苦難眾生)。真念佛人榜樣也。

 

葉祥林

 

葉祥林,法名志宗。壯年喜冶遊,後忽悔悟,痛改前非,皈依無錫南禪寺比丘。為人慈善,樂於施捨。旋長齋念佛,專修淨土。行住坐臥,持名不輟。六十三歲,感微疾,不欲就醫,唯願往生。於是年三月二十日起佛七,上午念地藏經,下午持聖號,夜課彌陀經,恭持洪名,懺悔夙業,迴向極樂。二十六日,囑家人為之揩身換衣。近黃昏時,對家屬說:「我明日中午往生。」次日,持珠念佛如故。迨中午十二時,閉目合掌,安然坐化。

 

白話:

葉祥林,法名志宗。壯年時行為較放蕩,後來突然悔改醒悟,痛改前非,皈依無錫南禪寺比丘。做人很慈善,喜歡布施。不久就吃素念佛,專修淨土。行站坐臥,念佛不斷。六十三歲時,生點小病,他不想看醫生,只想快點往生西方。在那一年的三月二十日辦「佛七」(七天念佛法會),上午念「地藏經」,下午念佛,晚上念「佛說阿彌陀經」,恭敬持念佛名,以祈求懺悔夙業,迴向求生西方。二十六日,囑咐家人為他淨身換衣。快黃昏時,對家屬說:「我明天中午往生!」第二天,他持珠念佛如同往常。到了中午十二點,就閉目合掌,安然坐著往生了。

 

李孝淵

 

李孝淵,李西原之子。天資敏悟。幼年隨父親近夏蓮居,受其教誨,善根夙植,迥異常人。肄業北京大學時,即受菩薩戒,長齋念佛。孝淵悲願深切,貢噶呼圖克圖於北京啟建和平息災法會,發心贊護,不遺餘力。解放前,偽北平行轅權要,欲涸中南海取魚。孝淵奔走呼號,為眾生請命,不畏強暴,終陰成議。嗣以身膺肺疾,久治不瘥,家業耗盡,而病終不起。夏老憫之,率侍者黃正明等數人,親往視疾。見其病垂危殆,性情暴躁,面容兇惡。雖對其開示,不願聽聞。唯言:「修行無功,青年早死,以身謗法,不通懺悔,必墮惡趣。」喋喋不休。夏老呵之曰:「汝素師我,今我以衰老之身,來視汝疾,何不聽教!」孝淵始斂聲不語。乃為開演曰:「此一念心,不可稱量,不可思議,具無邊功德,唯佛與佛,乃能究竟心之妙諦。」並曉以「誠心懺悔,專心持念,決可往生。」孝淵聞教,心得開解,顏色頓轉,容光煥發。起坐合掌,虔誠懺悔。隨即閉目念佛。夏老亦領眾助念。約二小時,孝淵忽開目曰:「佛來迎我矣!叔祖早已往生,亦隨佛來迎。佛告我僅能生極樂邊地耳。」夏老笑曰:「邊地,何瑕之有?我現欲往而未能也。」

 

白話:

李孝淵,李西原的兒子。天生聰明有悟性。小時隨父親親近夏蓮居居士,受夏居士的教誨,善根積植,不同於常人。北京大學還沒畢業就受菩薩戒,長素念佛。孝淵悲心願力深切,在貢噶呼圖克圖(密宗上師)於北京啟建和平息災法會時,他發心贊助護持,非常努力。約民國四十年前,有些心思不善的北平大官,想將中南海的池水弄乾來抓魚。孝淵奔走告知,為救這些眾生的性命,不怕強勢力,終於有了好結果。後來因身染肺病,久治不好,家產耗盡,而病重快死。夏蓮居老居士憐憫他,帶著侍者黃正明等數人,親自前往探病。只見到孝淵病情危急,性情暴躁,面容兇惡,雖然對他開示,他不願聽。只說:「我多年修行無功,這麼年輕就要死,做了不好的示範,懺悔也無用了,一定會墮惡道呀!」這樣講個不停。夏老居士罵道:「你向來當我是老師,現在我以衰老的身軀來看你的病,為何不聽我勸!」孝淵這時才閉嘴。

 

夏老居士於是為他開示:「我們這一念心,不可思議(稱量),內中有無邊的功德力,只有佛與佛,能明白心的真正妙義。」並告訴他「只要誠心懺悔,專心念佛名號,決定可往生西方!」孝淵聽到夏老居士的開示,終於開心,臉色轉變,容光煥發。於是起來坐著合掌,虔誠懺悔往昔所做過錯,隨即閉眼一心念佛。夏老居士也帶著大家一起助念。約過了二小時,孝淵忽張開眼說:「佛來接我了!叔祖早已往生西方,也跟著佛來接我。佛跟我說僅能往生西方極樂的邊地疑城。」夏老居士笑說:「邊地,有何瑕疵呢?我現在想去還不能去呢!」

 

註:往生極樂邊地疑城者,主因是對佛、對自己信心不足(但仍願意念佛求生西方,故仍然可往生)。但即使往生邊地,快樂也如同天上二層天之忉利天。吃的喝的都可變化出來,但房子無法像極樂世界般自由變化,人也不能飛行。但最多五百年(若以我們這邊的時間算,五百年只是一晃眼而已(極樂世界與我們娑婆世界時間不同;極樂一天,娑婆世界已經一劫))就可往生西方,故也是永脫六道輪迴苦了(不用怕下地獄)。

 

另外,天界共二十八層,越往上境界越高,壽命也越長,但壽命到了仍舊墮落,仍在六道輪迴中;往生西方則是無量壽命,永遠成為自在人了(有無盡神通力,想去哪就去哪,且瞬間即到),故求生西方才是實在!

 

 

文章網址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medimedi26/post/1345220046

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吉祥 福慧圓滿

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