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凡四訓改命運(二) 

袁了凡,明朝人,他用心斷惡修善而改變了命運(壽命原本注定五十三歲,他不求壽命,卻活到七十四歲,足證行善自然得福之理,其餘尚多,此暫不說)。「了凡四訓」是袁了凡留給子孫的訓示,共分成四篇。

了凡四訓有一個重點,就三個字:「真誠心!」一顆真誠心,自然轉變命運。環境隨心好壞而轉變,名為「境隨心轉」。為人處事,只在「好人(心)做到底」而已。了凡四訓能看十遍以上,當知何為「真誠心」也。想要得福報,就從斷惡始!末學(我)不自量力,略微解釋,謝謝。(中間亦有參考淨空老法師的開示,感恩老法師)

(連這裏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2/1732.htm 有淨空老法師的詳細開示,非常精彩,可多看,秉而行之,自得利益:於世間,能得福報;於往生西方,可為極大之助緣(資糧)!)

註:近幾年袁了凡先生的後代子孫有聯絡淨空老法師,老法師笑說:這更證明袁了凡確有其事也。

第二篇改過之法

春秋諸大夫,見人言動,億而談其禍福,靡不驗者,左國諸記可觀也。大都吉凶之兆,萌乎心而動乎四體,其過於厚者常獲福,過於薄者常近禍;俗眼多翳,謂有未定而不可測者。至誠合天,福之將至,觀其善而必先知之矣。禍之將至,觀其不善而必先知之矣。今欲獲福而遠禍,未論行善,先須改過。

春秋戰國時代一些士大夫(特別指心清淨、有道德的讀書人;所謂明眼人),見某人言行舉止造作,推想此人將來之禍福,幾乎沒有不應驗的(看得很準;所謂大雨未來風先至,人未生氣眼先(瞪)直);在左傳、國語、公羊傳、穀梁傳等史書都可見到。大抵吉凶之徵兆,起於心而表現在行為舉止,心地極純厚者常獲福;過於刻薄者常招禍!一般人俗眼多障(心不清淨故)才會說禍福不可預測。心清淨(至誠)則明大道(天表大道,人心與天為一體也,故心清淨之人,可明世間乃至個人之許多細微變化),某個人的福報是不是將到了,看這個人止惡行善很堅持努力就可明白;同樣的,某個人災禍是不是將到,也可從其平日心行自私自利、常說人是非、常嫉妒、驕傲等諸惡心惡行可預測。今人若想獲福而遠離災禍,先不要說行善,先把過失一點一點努力改進才是最要緊!

註:過失能改,則先天之福報必能先保住,現代人口業最易犯,譬如常看著電視批評政治人物,又或聚餐時,幾乎都是說人是非,胡亂批評,皆造口業,故福報多由口中流失,而災難也常從口中招來也。

但改過者,第一、要發恥心。思古之聖賢,與我同為丈夫,彼何以百世可師?我何以一身瓦裂?耽染塵情,私行不義,謂人不知,傲然無愧,將日淪於禽獸而不自知矣;世之可羞可恥者,莫大乎此。孟子曰:恥之於人大矣。以其得之則聖賢,失之則禽獸耳。此改過之要機也。

以改過來說,第一,要有知恥心!想想古代的聖賢,跟我一樣是人,他們如何成為百世千世人們學習的典範?我怎能自甘低下,隨順惡習氣,行不仁不義之事,還以為反正別人不知,不知恥不知慚愧,如此將漸成人面獸心還不知道呀!(人面獸心,死必墮三途:餓鬼、地獄、畜生道受苦);世間之知道羞愧、知道恥辱,沒有比這更嚴重的了(攸關自己將來禍福)!孟子說:知恥對人太重要了,若一個人知恥,必能知改過而成聖成賢,不知恥,必淪為徒具人身之禽獸!故知恥是能否改過的關鍵!

第二、要發畏心。天地在上,鬼神難欺,吾雖過在隱微,而天地鬼神,實鑒臨之。重則降之百殃,輕則損其現福;吾何可以不懼?不惟是也。閒居之地,指視昭然;吾雖掩之甚密,文之甚巧,而肺肝早露,終難自欺;被人覷破,不值一文矣,烏得不懍懍?不惟是也。一息尚存,彌天之惡,猶可悔改;古人有一生作惡,臨死悔悟,發一善念,遂得善終者。謂一念猛厲,足以滌百年之惡也。譬如千年幽谷,一燈纔照,則千年之暗俱除;故過不論久近,惟以改為貴。但塵世無常,肉身易殞,一息不屬,欲改無由矣。明則千百年擔負惡名,雖孝子慈孫,不能洗滌;幽則千百劫沉淪獄報,雖聖賢佛菩薩,不能援引。烏得不畏?

第二,要有敬畏心!天地神明乃至鬼靈都有一些神通,我們雖然造作過失在隱密、微細,而天地鬼神實猶如在現場般看得清清楚楚!重則降下千百災難,輕則減損當生一些本有福報,吾人怎麼可以不怕呢?不但如此,即使在人們見不到、譬如自己居住之隱蔽處,天地鬼神也看得清楚,吾人雖遮掩得甚為巧密,而事跡早就如肺肝露出在身體外頭,騙不了自己呀!當被人看破手腳,真一點人格都沒有了!怎麼可以不謹慎戒懼呢?不止如此,只要一口氣還在,就算滔天大惡,仍然可以悔改;古人有一生作惡事,臨終時懺悔,知道自己錯了而就憑這一善念於是得個好死(死得面貌安詳)。所謂一念勇猛斷惡,足以洗清百年之惡,又如千年陰暗之深洞,燈火才照,千年陰暗皆消除而放大光明也。所以不管過去作惡時間長短,只要肯改,最是可貴!可是人世無常,肉身之命說不定哪時就沒了,一氣不來,想改過已沒機會(自然就墮惡道受苦去了):明則在世間有臭名留萬世,子孫有德者難免受一點拖累;暗則自己神識(靈魂)淪落地獄最苦之處受長劫苦報,即使佛菩薩也無法救度,怎麼不令人害怕呢?

註一:有些人雖口不出惡言,不對人動粗,但心裏嫉妒、自私、怨恨、高傲、…等邪心充滿(此為造「意業」,即心意之惡),猶如心房堆滿垃圾,一般人不知,佛菩薩、天地鬼神皆知也,終究發出惡臭而趨走護法神而招來宿世冤親債主而遭惡報,切不可以為行為作善就有福報;若心不善,福報亦難降臨,心與身是一體的,故心身皆改而向善,福報方有降臨之時。

註二:上面提到一生作惡而得善終,此舉一例,古代張善和,一生殺牛為業,臨終時見牛來索命,驚恐非常,適巧有僧人經過,教他快念「阿彌陀佛」求生西方,張善和馬上聽話念佛,結果沒幾聲就見到阿彌陀佛而往生西方了。不過這種例子極少,這是張善和過去生中有極大的淨土善緣,故適巧在群牛索命時而能得僧人來助,不是偶然也(他過去生必常修行,惟習氣難改),故我們平時就該斷惡向善並多念佛,則能在世安樂、臨終生西。

註三:佛菩薩如果能救眾生於輪迴苦海,早就把眾生救光了!佛經云:眾生業力,能敵須彌大山、能更深於巨海,能阻障聖道,即指此也。佛(光明)、魔(黑暗)皆自心所變,眾生造惡不肯向善回頭,佛亦無法。縱然十念必生之西方念佛淨土法門,不肯信的人太多,既然不信,更不用講去念這萬德洪名「阿彌陀佛」了,故肯念佛求生西方之人,真有福之人也,唯能不能成功往生西方,端在平時多下功夫;若存慈悲心、慈悲口、慈悲行為,加上多多念佛,則生西必矣!

第三、須發勇心,人不改過,多是因循退縮;吾須奮然振作,不用遲疑,不煩等待。小者如芒刺在肉,速與抉剔;大者如毒蛇嚙指,速與斬除,無絲毫凝滯,此風雷之所以為益也。具是三心,則有過斯改,如春冰遇日,何患不消乎?然人之過,有從事上改者,有從理上改者,有從心上改者;工夫不同,效驗亦異。

第三,須發勇猛心!人不改過,多是懶散成性,不肯改過(總是不信因果故,若真信因果,必肯斷惡向善)。吾人必須振作精神,不要遲疑,不要等待。小者如細刺在肉,趕快挑掉;大者如毒蛇咬指頭,立刻斬除(指頭)!沒有一絲猶豫怠慢,這就如同《易經》裏的「風雷卦」所表示之有果斷、決心向善故能速得利益。

具足如上所說三心(知恥心、敬畏心、勇猛心),有過則改,如同春天的冰遇上大太陽,何用擔憂堅冰不消融呢?然而人的過失,有從事相行為上改,有從道理上漸漸貫通明白而改,有直接從心斷除種種邪念而改,功夫、境界不同,得到的效驗快慢自亦有差別。

註:一般而言,多半須先明理(明理須聽經、看聖賢書,但最好參考真正善知識解釋的經文義理才不出錯,免得自己看而曲解意思)才肯改過失,改過失最好從行為上、心中的意念同時下手改進,效果最好。其中又以多多念佛(靠佛力加持)更具千斤之力!

如前日殺生,今戒不殺;前日怒詈,今戒不怒;此就其事而改之者也。強制於外,其難百倍,且病根終在,東滅西生,非究竟廓然之道也。善改過者,未禁其事,先明其理;如過在殺生,即思曰:上帝好生,物皆戀命,殺彼養己,豈能自安?且彼之殺也,既受屠割,復入鼎鑊,種種痛苦,徹入骨髓;己之養也,珍膏羅列,食過即空,疏食菜羹,儘可充腹,何必戕彼之生,損己之福哉?又思血氣之屬,皆含靈知,既有靈知,皆我一體;縱不能躬修至德,使之尊我親我,豈可日戕物命,使之仇我憾我於無窮也?一思及此,將有對食傷心,不能下咽者矣。

譬如過去會殺蟲蟻、雞羊,從今後不殺;過去常生氣,從今後決定不生氣;這是從行為上來改,但對於因果之理體會不深,故習氣難控制,要改真不容易,有時又會犯,正是病根不除,東邊改了,西邊又錯,非究竟圓滿之法。善於改過的人,先不要講惡行的禁絕造作,他必定先要明白道理!譬如過失較常於殺害生命,就想:上天有好生之德,動物皆愛惜自己的性命,殺牠吃牠來養自己身,豈能安心?(對不起上天;故天必降禍)而且殺雞、羊時,牠們要受利刀切、割之苦,又要放到鍋中受火燒之苦,種種苦痛,痛入心肝骨髓;當吃這些物命養身時,一下子就吃完(其實食肉多根本就傷身),而蔬菜水果,不也照樣可以飽肚(多吃蔬果可長命),何必一定要斷牠們的命而來損自己的福呢!又再想:這些有血氣之動物,都有靈性,既然有靈性,跟我本來是一體的;我就算不能修成為極有道德之聖賢人而使牠們愛我、敬我,又豈可常常傷害牠們而使牠們恨我怨我於無窮之未來呢?(必冤冤相報!)一想到這,就真的看了傷心,吞不下肚了。(所以由此可知,袁了凡必是吃素之人!否則不會寫出這些話,再看看袁了凡難怪長壽了,佛經說:戒殺得長壽、少病之福報也(您讓動物活命,天地就給您壽命;這不是天給您,是您自己給您自己,因人與因果為一體也,一人一世界故,又境(遇)隨心轉故,又心、境不二故))

如前日好怒,必思曰:人有不及,情所宜矜;悖理相干,於我何與?本無可怒者。又思天下無自是之豪傑,亦無尤人之學問,行有不得,皆己之德未修,感未至也。吾悉以自反,則謗毀之來,皆磨煉玉成之地;我將歡然受賜,何怒之有?又聞謗而不怒,雖讒燄薰天,如舉火焚空,終將自息;聞謗而怒,雖巧心力辯,如春蠶作繭,自取纏綿;怒不惟無益,且有害也。其餘種種過惡,皆當據理思之。此理既明,過將自止。

又如過去的日子常生氣,就想:觸犯我的的人,是他不知修養,我應同情他;他違理干預我,是他的事,無損於我,本來也沒什麼好生氣的。又想:天下沒有自以為是的英雄(「自以為是」就不能算豪傑英雄),也沒有怨恨人的學問(真正的學問總歸教人成聖成賢也),我生活遇上橫逆,都是自己道德不夠,故不能感動別人(亦可謂「感應未至」,自己修持不夠,磁場不夠純善,故不能轉變外在境界也)。這些我統統反省,想來這些毀謗,可說是將我這顆頑石磨成美玉(美玉放大光明,自然漸入了脫生死境界),我將歡喜接受,又怎需生氣呢?又別人毀謗我,如舉火把用烈火薰燒虛空,最終還是會熄滅的;受到毀謗而生氣,若用盡心思反駁,好像春蠶作繭自縛,自討苦吃;生氣不但無益,且只有害處。至於其他種種過失,皆當依理化解之,理明白了,過惡自然能改進而休止。

註:別人罵我,以金剛經(對)治(金剛經專講空性):罵我的人空,被罵的我也是空,通通是空,沒啥好生氣也。

別人罵我,以彌陀經治(西方極樂美好):罵我的人本具佛性,本不離阿彌陀佛(西方極樂遍一切處,又阿彌陀佛即西方極樂,身、土不二(一體)故),我想往生西方,我不生氣(常生氣就不能往生西方,這真是太可怕了!!)。

別人罵我,以地藏經治:他常罵人,將來會入地獄,我想到他受地獄之苦,自然起憐憫之心,也就不那麼氣了。

別人罵我,以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治:觀音慈悲,必不願見我生氣傷身,觀音亦必慈憫對方,我不願讓觀音難過,我不生氣。

……消氣方法用之不盡…

 

最直接有效的,還是修善念佛,常念佛會生歡喜心、會開智慧(自然不易生氣),慎重身、口、意(心念)業,能速消業障,兩相配合,無往不利。

何謂從心而改?過有千端,惟心所造;吾心不動,過安從生?學者於好色、好名、好貨、好怒、種種諸過,不必逐類尋求;但當一心為善,正念現前,邪念自然污染不上。如太陽當空,魍魎潛消,此精一之真傳也。過由心造,亦由心改,如斬毒樹,直斷其根,奚必枝枝而伐,葉葉而摘哉?大抵最上者治心,當下清淨;纔動即覺,覺之即無。苟未能然,須明理以遣之;又未能然,須隨事以禁之;以上事而兼行下功,未為失策。執下而昧上,則拙矣。

什麼是從心來改呢?過錯有千百種,都是從心所衍生,我心如如不動,過失從何處生呢?學習真理的人於好美色、好名利、好錢財、好生氣、…等種種過失,不必一個一個去找去斷;只要一心向善,時時常存正念,邪念自然無法污染。如太陽在空中,邪鬼都將消失怠盡,這是精要至極之法!過錯由心生,改亦由心改,譬如砍毒樹,直接從根部砍去,就解決了(樹枯萎了),何必枝枝葉葉砍之摘之?若感覺不容易做到時時保持正念,就多聽經明理來對治邪心,又若還是不行,就一個一個過失努力對治(這通常需要老師指正,因為學生常常不知自己錯在哪裏,甚至還以為自己修得很好);以維持純淨心念配合外在行為的禁戒,亦是好方法。若是只知改外在錯誤行為,卻不知明理修心,則是拙劣方法,容易流於死板。(但亦遠勝於高談闊論之輩,這輩人只知談玄說妙,卻視斷惡修善如無物,不肯重視,紙上學佛,真可憐憫者也。)

註一:了凡先生這段所說,最合「一心念佛」之要旨!若不念佛,很容易想東想西,想這人對我不好,想那人真討厭,故常常念佛即最上治心之法,以一句佛號把邪思雜念去得乾淨,因有佛力加持,故百穩千當,但亦不可急於躁進,所謂「欲速則不達」,有人想趕快念到很深的一心不亂,這種急躁心,反而容易著魔,故慈悲心、常念佛就對了,自然妄念漸少,歡喜、智慧漸生。(但雖是如此,亦不簡單,而口業很容易犯,可以口業表(末學在「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」一篇文章中,提到如何畫口業表,及每日反省自己口業的方法,加上保持平等心、慈悲心念,如此修十善業,必然三月內見效,人際關係、家庭、工作、…能漸遂心,有緣者不妨做去,到時自驗)

註二:這一段提到「執下而昧上,則拙矣。」末學舉一例,譬如以前人都說看連環漫畫不好,於是家長大多不許小孩看漫畫,這是為孩子好(屬於從事上修改),但實際上的情形又未必全然如此,因為許多漫畫雖確實充滿情色、暴力內容,但有少許漫畫亦是勸人向善的(譬如佛教漫畫),像這類漫畫,對現代小孩而言,是心靈大補藥,讓他們種善根,加強對社會誘惑的抵抗力!所以,教育的方法是活的,這就是智慧透出的重要(智慧透出才能懂得許多善巧方便,不用人教),而要智慧透出,須讓心定!而讓心定最好的方法,還是斷惡修善加上一心常念佛!

顧發願改過,明須良朋提醒,幽須鬼神證明;一心懺悔,晝夜不懈,經一七、二七,以至一月、二月、三月,必有效驗。或覺心神恬曠;或覺智慧頓開;或處冗沓而觸念皆通;或遇怨仇而回瞋作喜;或夢吐黑物;或夢往聖先賢,提攜接引;或夢飛步太虛;或夢幢幡寶蓋,種種勝事,皆過消罪滅之象也。然不得執此自高,畫而不進。

但發願改過,明的須得良善朋友提醒,亦須向冥冥之鬼神作見證以達功效(可祈求佛菩薩加持更好)!一心懺悔,日夜不懈怠,經七天、十四天(二乘以七即十四),乃至一個月、二個月、三個月,必有效驗!或覺心曠神怡;或覺好像變聰明了;或處在紛亂事物中而能有解決的靈感;或遇到過去仇恨的人而能放下怨恨;或夢到口中吐出黑蟲等東西(吐出後感覺必定是好的,若是常夢吐黑物而心不安,則反而是業障增多的徵象,必是平常常造惡業);或夢到聖賢人乃至佛菩薩提攜指引;或夢到飛在空中;或夢到美麗的幢幡旗幟寶蓋,種種殊勝感受之事,都是消業滅罪之徵象。然而不可以因此生驕傲心,如此反而畫地自限,境界不能再提升且更將墮落!

昔蘧伯玉當二十歲時,己覺前日之非而盡改之矣。至二十一歲,乃知前之所改,未盡也;及二十二歲,回視二十一歲,猶在夢中,歲復一歲,遞遞改之,行年五十,而猶知四十九年之非,古人改過之學如此。

吾輩身為凡流,過惡蝟集;而回思往事,常若不見其有過者,心粗而眼翳也。然人之過惡深重者,亦有效驗:或心神昏塞,轉頭即忘;或無事而常煩惱;或見君子而赧然消沮;或聞正論而不樂;或施惠而人反怨;或夜夢顛倒,甚則妄言失志;皆作孽之相也,苟一類此,即須奮發,舍舊圖新,幸勿自誤。

古代蘧伯玉在二十歲時,自己覺得過去的錯誤已經全改了,但到了二十一歲,才知自己猶有缺點;到了二十二歲再回想二十一歲,猶如還在夢中般改得不確實,於是年復一年,不斷地改進,一直到五十歲,猶覺過去四十九年有缺失,蘧伯玉之斷惡修善竟是如此之認真(斷惡修善真是一輩子的事)!我人身為凡夫,過失罪惡猶如刺蝟身上的刺一樣多,而回想過往,卻常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缺失,真粗心大意、眼睛有病。而人之罪惡深重者,亦有徵象:或心志糊塗,做的事轉頭就忘(健忘);或沒事無端起煩悶;或見到真修行人而慚愧;或聽到斷惡修善就想跑(一身的惡習氣,故物不類聚,故不想聽);或偶爾想做好事卻若人怨(所謂越幫越忙;這多半是一開始的現象,只要堅持,一定能漸入佳境;另外這種情形多半是常造口業所致,當然也含其他罪業,不一而足);或晚上夢得一塌糊塗,胡言亂語,甚至拳打腳踢;皆造罪業之相,若有這種情形,須勇猛改進,捨去舊習立志做個新好人,期盼不要自己耽誤自已!(否則果報來時,後悔莫及,末學所見所聞實在太多,良可傷心!)

 

 

  感恩 咪弟 菩薩 分享
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f3buFU6cFQI_N4Znol4w3aCJOg--/article?mid=208&prev=220&next=190&l=f&fid=9

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吉祥 自在如意

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