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生極樂世界三位典範:江味農、許止淨、夏蓮居

 

說明在先:以下文章節錄於「近代往生隨聞錄」(寬律法師編著,全書網址: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/0513.htm )。末學簡單白話解釋(有誤萬請海涵),另文末的「註…」是末學的說明,不是本文,感恩。末學咪弟頂禮,阿彌陀佛!

 

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

 

江味農

 

江味農,名忠業,法名妙煦。於其所著書中,或署幻住,或署勝觀。江蘇江甯淩閣村人。祖父樂峰,仕於鄂,遂家焉。農幼時,即隨其祖持誦金剛經,終身未嘗少輟。父拐吾,宦遊數十年,歷贛至蜀,農皆隨侍贊襄。光緒壬寅,農舉於鄉,養志承歡,不樂仕進。辛亥秋,至上海。父喪,於哀毀中,乘機勸其母郭,長齋念佛。時北五省旱災慘重,農受簡照南之托,攜款北上,參加佛教籌賑會,放款十萬,全活甚眾。庚申回滬,其母示疾,農為誦大悲咒,並令家人虔誦佛號加持之。其母臨終,起坐向西合掌,念佛而逝。農以此信念愈堅。與簡照南、玉階昆仲創辦功德林佛經流通處於上海,搜集南北刻經處及各名山刻印經籍,流通全國,弘布佛法。辛酉夏,上海南園諸居士發起講經會,農獻議,請諦閑法師講大乘止觀。農每日筆記,於幽深微妙之處,曲折譬喻,以說明之,名曰「述記」。乙丑夏,白普仁尊者南來,主持金光明法會,公推農襄助宣揚,於是由滬而杭而湘而鄂而寧,輾轉數千里,躬親會務,條理井然。己巳秋,應閩中善信請,赴福州宣說佛法,三月始歸。庚午秋,在滬開講「大乘止觀述記」,逾年方畢。省心蓮社成立,被推為社長。以此常在社中開講大乘經典,並領導社員念佛禮懺。甲戌夏,開講金剛經,法會圓滿,成講義三厚冊。戊寅(一九三八年)首夏,示疾,胃納不舒。有友問疾,農云:「一過黃梅,病當霍然。」其弟子等在隔室佛堂,為之念佛,終日佛號不斷。農亦安臥默念,神志極清。至舊曆五月中旬,疾微增,臥床不起,而神志愈清。十八日之夕,自云:「金光遍照,佛來接引。」乃邀集諸道友,唯蔡濟平因事至十二時方至,農猶詔之曰:「修持以『普賢行願品』為最要。」遂合掌不復語,於道友及家屬佛號聲中,端坐而逝。壽六十有七。

 

白話:

江味農居士,名忠業,法名妙煦,在他所寫書中,或署名「幻住」或署名「勝觀」。他是江蘇江甯淩閣村人。祖父樂峰,曾在湖北省做官,便住那兒。味農居士小時候,就隨祖父持誦金剛經,一生從來未曾停止。隨同父親四處任官數十年,從江西到四川,味農居士都盡力幫忙。滿清光緒時壬寅年,他考試中榜列候補官員,但隨父母心意,不願做官。辛亥年秋天,到上海。父親離世,在哀慟中,乘機勸母親郭太夫人吃素念佛。當時北方五省正值嚴重旱災,味農居士受簡照南之請託,帶錢北上參加佛教籌賑會,捐款十萬,活了不少人性命。庚申年回上海,母親現病相,味農居士為母親念大悲咒,並要家人虔念佛號加持。母親臨終時,忽然坐起面向西方合掌,念佛往生西方;味農居士因此對西方極樂更加信念堅定不懷疑!

 

後來與簡照南、玉階二兄弟在上海創辦「功德林佛經流通處」,搜集南北刻經處和各名山刻印之經典書籍,流通全國以弘揚佛法。辛酉年夏天,上海南園許多居士發起講經會,味農居士給建議:請諦閑法師講《大乘止觀》。味農居士每日作筆記,在經義幽深微妙的地方,用盡各種巧妙易懂之比喻、以讓讀者能容易體會;筆記取名「述記」。乙丑年夏天,白並仁尊者從南方來,主持金光明法會,大家推舉味農居士幫助宣揚。於是從上海、杭州到湖南、湖北再至南京(或寧夏省),輾轉長達數千里,味農居士都親自主持會務,處理得很好。

 

己巳年秋天,應福建省善信邀請,到福州宣說佛法,三月才回去。庚午年秋天,在上海開講「大乘止觀述記」,約一年才完成。後來「省心蓮社」成立,被推為社長,從此味農居士常在社裡開講大乘經典,並帶著社員念佛禮懺、求生西方。甲戌年夏天,開講《金剛經》,當法會圓滿,味農居士也寫成講義三大冊。戊寅年(1938)夏天一開始,示現疾病,胃部消化不佳,有佛友來看他,味農居士說:「過了五月,病情當明朗。」這時弟子都在鄰室佛堂為他念佛,終日佛聲不斷。居士自己也安然躺著默念佛號,心靈甚為清淨。到了農曆五月中旬,疾病微加重,雖臥床上不起但精神更加清明。十八日晚上,味農居士忽說:「金光遍照,阿彌陀佛來接引了!」於是邀集諸佛友,其中唯蔡濟平有事到十二點才來,味農勸他:「修持以《普賢行願品》為最重要!」於是合掌念佛不再說話;就這樣,在佛友及親人念佛聲中,端坐而往生。味農居士活了六十七年。

 

註:

江居士說「修持以『普賢行願品』為最要。」《普賢行願品》提到「十大願王」,第一願即是「禮敬諸佛」。這意思是「要以至誠心恭敬對待一切人、事、物」,所以要對人好,不說人是非,也不可濫殺小生命如螞蟻、蟑螂蚊蟲等,因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皆是未來佛故。

 

這意思其實就是與「修十善業」同樣意思。故知念佛人除念佛外,好好修持十善業,即可現生災難漸除,臨終往生西方。(自私自利的人,業障阻礙,不但平日障難多,臨終亦難以往生西方【業障來阻礙故】。)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許止淨

 

許止淨,名業笏,江西彭澤人。清光緒甲辰翰林。住館八年,光復後即隱居。一九一七年,歸心學佛,專志淨土。於一九二二年,赴普陀朝禮大士,並謁印光大師求皈依,法名止淨。始持長齋。發心編寫「觀世音菩薩本跡感應頌」、「歷史感應統記」、「佛學救劫編」三書,次第完成流通,凡具正知見之緇素,皆歎其佛理高深,文學精粹。一九三六年,再求印公為授菩薩戒。止淨雖博通經教,而全同愚夫愚婦,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。逢僧必拜,見佛必禮。止淨體弱多病。一九三八年五月,避難廬山牯嶺黃龍寺,因疾奄臥。至閏七月,病勢略瘥。九月初一日,招同居寺中之姚半僧至前,以後事相托。繼則莞爾曰:「今早夢見佛來,遍身瓔珞,相好光明。向我道:我來看汝。我即禮拜。少頃夢醒。毋乃世尊慈悲,特來安慰我耶?若更得示現接引,令我帶業往生,則大幸矣!」語已即合掌曰:「西方再見!」自是不復出聲,唯專心默念佛號。至初三早晨七時,安祥西歸。通身冷透,頭頂猶溫。入龕時,遍身柔軟如棉,儼若老僧入定狀。面色光澤,逾於平時。正所謂諸根悅豫,正念分明,捨報安祥,如入禪定。遺體留寺念佛七日,依法火化,骨灰留存黃龍寺。壽六十有三。

 

白話:

許止淨居士,名業笏,江西彭澤人。清朝光緖甲辰年翰林官。住館八年,光復後(民國成立)就隱居。1917年,歸心向佛學佛念佛,專心於淨土。在1922年,到普陀山朝山禮拜觀音大士,並見印光大師求皈依佛法僧三寶,得法名「止淨」。從此吃長素,發心編寫「觀世音菩薩本跡感應頌」「歷史感應統記」「佛學救劫編」三本書,依次完成並流通。只要具正知見的在家學佛或出家人,都讚歎止淨居士著作的佛理高妙、文字簡要。1936年,止淨再求印光大師授菩薩戒;雖然他博通經教,但心行謙虛,如同老實人一樣老實念佛、求生西方。他遇僧人必拜,見佛像必禮。止淨居士體弱多病,1938年5月,避難於廬山牯嶺黃龍寺,因病久臥直到閏七月,病情稍微好轉。

 

九月初一日,他請來同居寺中的姚半僧,希望幫忙後事處理。接著笑說:「今天早上夢見佛來,全身瓔珞寶物,相貌美好放大光明,跟我說「我來看你」,我就禮拜,沒多久就醒來了;我想這是不是世尊慈悲,特地來安慰我呢?若是更能得佛示現接引,讓我帶業往生西方,就太好太好了!」說完就合掌,又說:「西方再相見了。」從此不再出聲,只是一心默念佛號,到初三早晨七點,安詳往生西方。他全身都已冷透,只有頭頂猶溫暖,入龕時全身柔軟如棉,好像老僧入定的樣子;面色光澤更勝於平時,正所謂:諸根悅豫、正念分明、捨報安詳、如入禪定。遺體留在寺中,大家為他念佛七天,接著依規矩火化,骨灰留在黃龍寺。止淨居士活了六十三年。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夏蓮居

 

夏蓮居,少志學,博貫群籍。窮研理性,兼擅眾藝。中年潛修內典。由宗而教,由顯而密,圓融無礙,會歸淨土。乙丑,軍閥張宗昌督魯時,以莫須有之罪相加,籍沒家產,下令通緝,乃避禍東瀛。逾年歸來,掩關津門。丈室唯供彌陀像,一心虔持聖號,冥心絕慮,專精行道。歷十載。感應道交,瑞征屢見,見佛見光,從不示人。有詩云:「一卷六字經,轉破十年暗。人云我念佛,我說是佛念。迷雲障霧重重過,瞥見澄潭月影圓。」九.一八事變爆發,國難方殷。北京緇素一再堅請,乃來京卜居鼓樓之側。銳志潛修,盡心弘化,廣讚大乘,宣揚淨宗,誨人不倦,數十年如一日。求道問學者,日盈於庭。獲沾法益者,不可勝已。或明心見性,或坐脫立亡,或往生現瑞,或捨俗出家。至於聞教啟信,洗心向善者,更仆難數。乙巳仲冬,年八十有三。一日謂人曰:「余大事已辦,決捨濁世矣!」於時精神奕奕。開示法要,及修持所現境界,多為平素未曾道及者。旬日後,示微疾。夜間家人侍側,聞其念佛相繼。忽聞歷聲一唱,驚視之,即於此一句萬德洪名聲中,安祥往生矣。正念分明,說行便行。入彌陀願海,為學人楷模,信乎!有關中念佛詩若干首傳世。

 

白話:

夏蓮居居士,年少就喜學習,看了很多書籍,不但對性理之學精通,而且多才多藝。到中年開始深入佛經:由禪宗至教下,由顯宗以至密乘,都能圓融會通,最後會歸於「一句佛號、西方淨土(佛號與西方淨土不二,淨土與佛號一如)」。乙丑年,軍閥張宗昌掌管山東時,以莫須有的罪名加害於他,沒收家產,並下令通緝。夏居士於是遠避日本,約一年才回來(世局已變化,故回來),從此閉關於天津。一個小房間唯供一尊彌陀像,一心虔誠念「阿彌陀佛」,靜心不想其他,專一於念佛之行,就這樣過了十年。其中與佛感應道交、瑞相屢現,見佛見光,從不對人說。他曾有一首詩,寫著:「一卷六字經(即「南無阿彌陀佛」),轉破十年暗,人云我念佛,我說是佛念;迷雲障霧重重過,瞥見澄潭月影圓。」

 

後來九一八事變爆發,國難才正開始。北京僧俗大德一再堅請,夏居士才來到北京選住鼓樓附近。專心於佛法,盡心於弘化,廣說大乘法門,宣揚淨土之妙,教誨學生不疲倦,數十年像似一天。求道問學的人,每天滿於門庭,獲沾佛法利益者,不可勝數:有的明心見性,有的坐著、站著往生,或往生瑞相希有,或捨凡俗出家去;至於聞佛法而生信心、斷惡向善者,更是難以計數。

 

乙巳年冬天(陰曆)十一月,夏蓮居居士已八十三歲。有一天忽然對人說:「我大事已經辦好,決定捨離這五濁惡世了。」那時他精神滿滿,對學生開示佛法精要及他修持的境界,多半是平常沒講過的。約十天後,示現微病,晚上家人隨侍在旁,只聽他念佛不斷;忽然他大念一聲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大家看他時,夏居士已經於此萬德洪名「阿彌陀佛」中,安詳往生了。如此正念分明,說走就走,入阿彌陀佛四十八願願海(即西方極樂世界;願願成淨土故),為學佛人的楷模,怎不讓人深生信心呢!夏居士有閉關時一些念佛相關的詩偈傳世(「淨語」集中有很多念佛相關的詩)。

 

註一:夏蓮居居士會集五本《無量壽經》,名《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》,前後花了十多年。念誦此經病好、家庭平安、瑞相往生西方的人很多(可見「無量壽經無量壽,一心念佛終成佛」一文,內有末學編著的許多精采內容,如諸大祖師都曾講解或推薦過此會集經本。可連此網址看之: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medimedi26/post/1320713083 )。

 

夏居士往生前提到自己的常寂光境界(此已說明他老人家是法身大士【至少是分證佛】,是佛菩薩乘願再來也),且十天後就離開人世。《楞嚴經》提到,佛菩薩再來,絕不會自己說出身分,除了臨終前(有的甚至臨終前也不說出);而若有人隨意說自己是某某菩薩再來,卻不離開人世,這是欺世盜名、貪圖名財,將來墮地獄,後悔不及。

 

註二:在「淨語」一書中(網址: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/0358.htm ),有一詩,名「勸戒」(共三首):

 

持來淨器方盛乳  失去戒珠易入魔  身口未嚴禮懺廢  波旬鼓掌笑呵呵(註:大家不守身、口、意業,魔王波旬就很高興;可惜魔王將來亦要墮地獄的)

 

縱未全持先戒殺  戒殺尚難說甚麼  此心已與佛相背  安得慈尊願力加(註:念佛就是念慈悲心,所以愛惜小生命很重要。)

 

果報相尋事可哀  誰從因地識輪迴  漫天劫火炎炎裏  都自殺生一念來(註:輪迴不斷,皆是貪愛與殺生吃肉有關,現世人人常殺小生命如螞蟻蟑螂,及烹海鮮,肉食多則必定多養畜生及殺害畜生,科技發達則大家在網路謾罵不斷、色情暴力電影到處是,故災難越來越重。唯今之計:常念佛、修十善,不但利益自己,也利益世間也。)

 

裡面第二首提到,如果不能把戒律都守好,至少先把戒殺做到,如果連戒殺(亂殺小蟲蟻等)都做不好,這顆心已經與佛的慈悲心相違背,如何能得佛力加持呢?簡言之,對一切人、事、物都要慈悲,慎口業(莫隨意批評人)、戒殺,好好修十善業,這樣念佛即使功夫不夠,也能往生西方。(但還是要努力念佛,念佛方法及心得、理論,可見「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」一書,網址:http://medi.pixnet.net/blog/post/1518893

 

敬祈世間平安、一切人平安,願多念佛、多修十善,末學咪弟頂禮。阿彌陀佛!

 

 

 

轉貼自:妙音蓮光

敬祝 諸大善菩薩 平安健康 福慧圓滿

自如頂禮  阿彌陀佛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