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生極樂世界七位典範:梅忠富、陳德宜、陳智奇、祝慧英、徐了法、李慧光、楊徹年

 

說明在先:以下文章節錄於「近代往生隨聞錄」(寬律法師編著,全書網址: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/0513.htm  )。末學簡單白話解釋(有誤萬請海涵),另文末若有「註…」,是末學的說明,不是本文,感恩。末學咪弟頂禮,阿彌陀佛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梅忠富

 

梅忠富,石純福居士之母也。不識字。從虛雲和尚受皈依,法名寬懿。一九四五年,年七十一,子純福迎母就養於津寓。純福乃清信士,早從慈舟法師受皈戒。母抵津後,純福勸令茹素念佛,求生淨土。母漫應之,意尚猶豫。一夕,母夢見一白衣老嫗,長身玉立,狀甚肅穆。左手執瓶,右手持一長形物,安祥緩步而來。翌晨,以問其子。子以白衣大士聖像示之,母曰:「是矣!」自此長齋念佛,恒課不輟。其後純福在香港設佛經流通處。一九五七年,母年八十有三。歲暮,純福由港歸省。時母患白內障,失明已久。告子曰:「近一兩年來,向壁而坐。常見有一寬敞大道,頗遙遠。路盡處,有一大寺院,莊嚴絕倫。路上男婦老壯皆古衣冠,安祥而行,向於佛寺。所見清晰異常。恒觀至數小時,至兩眼疲極始止。」又云:「常夢至一大寺,輝煌壯麗,不可名狀,阿彌陀佛坐於殿中央。」捨報前數月,猶數數作如是夢。往生前數日,謂兒媳言:「我已親見極樂世界莊嚴妙境。今以相告,當宜詳記,及純福回津時示之。」且囑:「速函純福,令於十一月十七日前到家,送我生西。」純福得訊。趕回天津,而母已於六小時前逝矣!觀妻所記,與淨土諸經所載相符,心益奇之。母於一九五八年農曆冬月晨二時逝世。逝世之際,媳在室守夜。朦朧中,聞臥室外有蕭笛鼓樂之聲。又聞人言:「即是此屋。」忽風吹門辟,遂驚覺,母已氣絕。三日後入殮,全身柔軟如生時。

 

白話:

梅忠富,石純福居士的母親,不認識字。依止在虛雲老和尚座下學佛,法名寬懿。1945年,七十一歲,兒子純福把母親忠富居士接到天津住所安養照顧。純福早在慈舟法師處皈依三寶,是受了三皈五戒的學佛居士。母親到了天津後,純福就勸她吃素念佛,求生西方極樂。母親沒有認真回應,心中仍猶豫。一晚,母親夢見一位身穿白衣的婦人,身形修長亭亭玉立,感覺莊嚴肅穆;左手拿瓶,右手拿一長形物,安祥緩緩走過來。第二天早晨,她把這夢境告知兒子。純福就拿一張白衣大士像給母親看,母親說:「就是她!」從此開始吃素念佛,持續不間斷。

 

後來純福在香港開了佛經流通處。1957年,母親八十三歲,年終,純福從香港回家看母親忠富居士。當時母親患白內障,失明已經很久,告訴純福:「我這一、二年,都是面壁而坐(概面壁念佛不斷),常見有一條寬敞大路,通到很遙遠;路盡頭,有一大寺院,非常莊嚴好看,路上的男女老人成年人都穿古代服飾,安詳行走在往佛寺路上,我看得非常清晰,常看到數小時,直到眼睛疲累才停止。」又說:「我常夢到一個大寺院,輝煌壯麗,無法形容,阿彌陀佛坐在殿中央。」忠富居士往生前數月,仍常常做同樣的夢。

 

往生前數天,忠富居士告訴兒媳說:「我已經親眼見到極樂世界莊嚴微妙境界,我告訴妳,妳要詳細記下,等純福回天津時告訴他。」又囑咐:「趕快寫信給純福,要他十一月十七日(阿彌陀佛聖誕)前到家,送我往生西方。」純福得知訊息後就趕回天津,而母親已經在六小時前往生了。看到妻子所記下的母親所說的西方聖境,與淨土諸經典所寫的一樣,心裏甚為驚奇。忠富居士在1958年農曆冬月(十一月)凌晨二時往生,往生時,媳婦在室內守夜。朦朧中,聽到臥室外有蕭笛鼓樂的聲響,又聽到有人說:「就是這間房子。」忽然風吹門開,就驚得精神一醒,這時發現母親已氣絕。三天後入殮,全身柔軟好像生前一樣。

 

註:白衣大士亦觀音菩薩其中一種形象,緣分到了,以夢境接引純福的母親忠富居士學佛念佛。

 

陳德宜

 

陳德宜,蘇州人,夫姓倪。其父及夫家均以經營綢業為主。婚後夫婦感情不睦,生一子一女。中年後深感人生空虛,富貴榮華終難久保,由是於佛法漸生信仰。一九三一年到靈巖皈依印老,賜名德宜。平日修持,只知一心念佛,不學其他法門。恭敬三寶,樂善好施。西元一九六二年,年七十二,感身體不適,即一意求生西方。臨終時,在眾道友齊集助念聖號下,仍能隨眾和念。正念分明,安祥而逝。

 

白話:

德宜居士,蘇州人,先生姓倪。她的父親及夫家都是經營紡織業維生,婚後夫妻倆感情不甚好,生了一子一女。中年後深感人生空虛,富貴榮華終難永久保持,因此對佛法漸生信仰。1931年到靈巖皈依印光大師,獲賜法名「德宜」。平日修持,就是一心念阿彌陀佛,不學其他法門。她恭敬三寶(佛、法(經典)、僧),樂善好施。西元1962年,七十二歲,感到身體不適,就一心念佛求生西方,臨終時,在眾道友齊集助念聖號下,仍能隨眾一起念佛,最後正念分明,安詳往生。

 

註一:佛、法、僧,名三寶。佛表「覺而不迷」,法表正而不邪(正知正見),僧表淨而不染。恭敬三寶,意思是除了對佛像、經典、出家人恭敬,更深的意思是要至少嚴持十善(盡量做到),盡量一心念佛、求生西方成佛度眾生。一般人十善做得好,就已能心安理得(漸開智慧、漸消業障、命運安和光明),加上多念佛更好;走路、坐車、喝水吃飯、躺著未睡著時…時時皆可心中念佛不斷,不但自利(消業減壓力、增智慧)且利益天下(無形的念波會影響世界漸平安、風調雨順)。故修好十善、多念佛,很好。(十善簡言即如下:不殺(蟲蟻莫隨意殺之,可延壽、少病少傷;有病亦可減輕甚或痊癒)、不盜、不邪淫(身業三);不惡口、不兩舌(說人是非甚至挑撥離間,皆是重罪,減損福報)、不綺語、不說謊(口業四;善意謊言可,如獵人抓兔,我等故意錯說方向,則救兔子一命,也讓獵人少造一次殺業);不貪不恨不愚痴(意業三),合起名為十善圓滿,修得越好,人生越光明開智慧增平安)。

 

註二:不止對三寶恭敬,對一切人事物都盡量恭敬,因「一切皆佛」也,當成佛時,萬境消融為一,草木、石頭、他人、我自己、虛空,皆融為一體、無法分別,此名成佛,快樂無比、智慧無比、沒有壽命(即永恆境界),故當對一切盡量恭敬;也可說「一人就是一個世界」,亦即「人、我一體」(我與周遭一切人事物皆是一體),故盡量對這世間一切存平等心、慈愛心、感恩心、謙卑心,則是對自己平等、慈愛、感恩、謙卑,則漸漸易生智慧、消業增福、人生光明無憂(自己的世界漸漸圓滿了)。這道理就是古人講的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(因別人與我是一體,是我自己這個世界中的一份子,常怨人、傷人,則反而傷到自己,自己的世界越來越糟)「慎言勿傷人」(常流言傷人,亦等於傷自己(因一人一世界,萬物與我一體),過一陣子自己也莫名被人罵(不一定是被你罵的人罵,而是有可能被不認識的人罵);故被罵時,就等於消業障,該感恩,也趁此時反省自己謹慎言行,就不會常遇被罵、不順的事了,此即古人說的:行有不得,反求諸己(常遇不順利事,就趕緊反省自己諸多缺失,有無傲慢不謙虛?有無聊天時惡口、流言傷人?有無毀謗佛法?改了自然就漸漸事順了、福報又漸漸回來了))「言多必失」(勸人念佛,行,好事(但莫勉強);閒言批評則易招罪障)「量大福大」(心量放大,莫常怨人、記恨,如此會讓自己世界變得更糟;若能常放下恨,則消業增福,周遭的環境也漸變美好了)。

 

另外,因果通於三世(過去一世、二世…無盡世;今世;未來一世、二世…無盡世),故今生每人命運已注定不同,有的短命或多病(前世殺業較重),有的沒財運(過去生較少布施),有的較聰明(過去生較喜歡教人知識、為人指路或念佛念經),種種情形不一而足。但只要記住「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」,對任何人事物盡量恭敬,隨緣助人、慎言語、愛惜蟲蟻命、端正心念(即盡量把十善修好),則漸漸自己一生命運就轉好了、壽命延長了、壓力減輕了、睡覺好睡了。(如果感覺自己惡習氣很重,就更要多念佛拜佛,靠佛力加持,有大幫助)

 

因果還有一種情形,就重罪輕報。即念佛人雖誠懇念佛,也謹慎言行,但仍有一些挫折(但其心通常能看得開了,故也不打緊),這不一定是修不好,而是他的注定的報應(過去生造的惡業)由重轉為輕輕受之。當然,也有的是根本就修不好而無法轉命運,這就要自己反省了(末學也要反省、懺悔(誠心懺悔確實有用,但重點在改進,不改進不算真懺悔))。(因果另有後報應先轉為現在報應,也是減輕受之了,不管如何,盡一生斷惡向善就對了,自然漸光明,而要究竟離苦,還是往生西方才是究竟,在六道中就算受一些福報,等福報享完,又墮三惡道了)

 

陳智奇

 

陳智奇,蘇州人,人皆呼之為陳老太,住蘇州文山寺前一號。曾皈依印光法師,賜法名智奇。後又皈依虛雲和尚,賜法名寬容。老太夙具善根,幼年即知隨母念佛。中年夫亡,無子女,生活非常清苦。老太秉性溫和,遇事能忍,喜助人,不因經濟因難而有所吝嗇。每天持誦楞嚴咒、大悲咒、普門品、金剛經,以及彌陀諸大乘經,從不間斷。老太深知生死事大,精進懺悔,一心念佛,誓求往生。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六日,上午十時左右,有蓮友某送菜來,推門入內,老太云:「你來得正好,請你幫助我揩身,換好淨衣。」蓮友見此情況,心中已經明白,即勸令念佛。老太言:「不須多言,我自知時至。」即在佛前焚香而坐。唱云:「垃圾送東方,我即往西方。」言訖,含笑而逝。世壽八十有二。

 

白話:

陳智奇,蘇州人,大家叫她陳老太,她住蘇州文山寺前一號。曾經皈依印光大師,獲賜法名「智奇」,後又皈依虛雲老和尚,獲賜法名「寬容」。陳老太深具善根,小時就知道隨母親念佛。中年時先生死了,沒有子女,生活非常清苦。老太秉性溫和,遇事能忍,喜歡幫助人,不因經濟困難就吝嗇。每天持誦「楞嚴咒」「大悲咒」「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」「金剛經」及淨土相關如「佛說阿彌陀經」等諸大乘佛經,從不間斷。老太深知生死事大,很精進懺悔,一心念佛,誓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1974年3月26日,上午十點左右,有某位蓮友送菜來,推門進去,老太說:「你來得正好,請你幫我擦身子,換上乾淨的衣服。」蓮友見到這情況,心中已經明白(老太快往生了),就勸老太念佛。老太說:「不用多說,我已自知時候到了。」接著在佛前焚香而坐。唱說:「垃圾(概指執著的情識、臭皮囊身等一切執著)送東方,我就要往西方。」說完,就含笑往生了。她活了八十二年。

 

祝慧英

 

祝慧英,蘇州東山人,守貞不字。慧英出胎即茹素,母令食葷則固拒,母亦不能強也。皈依德森法師,修淨業。生活極貧困,其妹與妹婿恒賙給之。一九七六年,病胃出血。臨終前數日,見有兩小兒捶其腿,捶處皆青瘀。自知宿業為祟,一意念佛,祟遂不見。將終,見佛來,自言需見蓮華乃去。須臾,見蓮華現於虛空,才逝。遺命骨灰和麵為丸,投諸海中。

 

白話:

祝慧英,蘇州東山人,守貞不嫁。慧英出生就吃素,母親命她吃葷就被拒絕,實無法勉強。後皈依德森法師,修念佛法門。慧英生活很貧困,她妹妹、妹婿常救濟她。1976年,生病胃出血。臨終前數天,見到二個小孩子打她的腿,被打的地方都淤青,她知道這是宿世業障作怪,就一心念佛,後來這鬼祟就不見了。快命終時,見到佛來,自己說要看到蓮花才往生,不久,她見到蓮花在空中,就往生了。她交待把她燒化的骨灰與麵粉和為丸子,投到海中(與海族生命結善緣)。

 

徐了法

 

徐了法,江蘇無錫人,住上海雲南南路餘慶里十一號。青年奉佛。中歲夫亡,無子女,孑然一身。居士於宏法利生事業,頗具熱忱。領眾結社,虔心念佛,曾參禮各地名山道場。凡出家二眾,以及念佛居士有困難需人援助者,召之即至。侍奉病人,及臨終助念,皆能盡力而行,不辭勞苦。居士體力甚弱,後忽患乳癌,仍自告奮勇,不顧安危,侍他人疾,毫無倦容。居士家境貧困,依靠變賣衣物度日,從不向人乞助。或有人以財物饋贈者,必於佛前懇切迴向。往生前,已家徒四壁,只留下一供佛木櫃而已。時所患乳癌,已屆晚期,且因患有其他疾病,不能施行手術,自知醫藥已無法挽救,因此在觀音菩薩像前,懇切祈求往生淨土。時患部潰爛,膿血交流,竟亦不感疼痛。一九七七年,農曆七月初一日上午十一時往生。往生前,預知時至,自說七月初一就要往生。及至初一,八點多鐘,居士吃西瓜後,對在旁侍疾者言:「你們趕快為我燃香,大士法駕到了。」並請人扶起,雙手合掌,向南窗作禮,口稱大士聖號。少頃復行臥倒,是時在旁侍疾者,皆厲聲稱揚聖號。居士說:「請你們輕聲,念得慢些,否則我要跟不上的。」其時,左右鄰居都來觀望,居士口角微動,面容如常。俱云:「徐老太還在念佛呢!」殊不知居士已在大眾念佛聲中,安祥往生矣!世壽七十有一。

 

白話:

徐了法,江蘇無錫人,住上海雲南南路餘慶里十一號,年紀輕輕就信佛,中年時先生走了,沒有子女,孤獨一人。了法居士對宏法利生事業頗具熱忱,領眾結社,誠心念佛,曾參拜各地名山道場。只要是出家男女二眾及念佛居士有困難需要人援助的,她隨召就到。侍奉病人及臨終助念,都能盡力而行,不辭勞苦。了法居士體力不太好,後來患了乳癌,仍然自告奮勇,不管安危,侍奉別人的病體,不現疲倦面容。居士家境貧困,依靠變賣衣物過日子,從不向人乞求幫助。或有人以財物送她,她一定在佛前懇切廻向。往生前,已經家無何物,只留下一個供佛的木櫃而已。她所患的乳癌,已是末期,且因患有其他疾病,不能施行手術,她自知醫藥已無法挽救,因此在觀音菩薩像前,懇切祈求往生西方淨土。其時患部潰爛,膿血交流,竟也不覺疼痛。1977年,農曆七月初一日上午十一點往生。

 

在往生前,了法居士就已預知時至,說七月初一就要往生。到了初一八點多,她吃西瓜後,對在旁照料的人說:「你們趕快為我點香,觀音菩薩法駕到了。」並請人扶起,雙手合掌,向南窗作禮,口中稱念觀音菩薩聖號。一會兒又臥倒,這時在旁的照料人,都大聲稱念聖號。居士說:「請你們念得輕聲、念慢一些,不然我會跟不上的。」當時左右鄰居都來觀望,居士口角微動,面容如同平常。大家都說:「徐老太還在念佛呢!」卻不知居士已在大眾念佛聲中,安詳往生了!她活了七十一年。

 

李慧光

 

李慧光,江蘇蘇州人,住蘇州河下塘四號,夫姓宋。生一子,甫二十即夭亡。居士痛念濁世無常,人生多苦,即長齋奉佛,皈依上海圓明講堂圓瑛法師,法名慧光。後又皈依天臺大德靜權老人,及蘇州比丘尼潤田師。居士一生樂善好施,尤其恭敬出家二眾。每天除早晚功課外,持誦法華,數十年來,從無一日間斷。晚年環境較差,身體衰弱,但仍念佛不輟。居士習慣於刻苦耐勞,節省家用餘錢,見有貧苦之人,即以布施。一九五九年春節前數日,略感不適。春節早晨,潤田師登門相訪。居士云:「請你為我在佛像前供放水果。」又言:「我在往生時,最好不要有人在旁,防其打擾。我自己會念佛。」正月初二日十一點零五分即往生。前一刻,居士謂侍疾者言:「請你為我在佛前點一枝香。」言訖,即靜臥不語。視之,已逝矣!歿後,各道友齊集念佛。歷五晝夜,未斷佛聲。送往火化時,膚色紅潤,面現笑容。遺命將骨灰做成團子,投入西園放生池內,結水族緣。終年八十有二。

 

白話:

李慧光,江蘇蘇州人,住蘇州河下塘四號,先生姓宋。生一子,才二十就死去,慧光居士深痛感到濁世無常,人生多苦,就吃長素念佛,皈依上海圓明講堂圓瑛法師,獲法名「慧光」。後又皈依天臺大德靜權老人,及蘇州比丘尼潤田師。居士一生樂善好施,尤其恭敬出家二眾。每天除早晚功課外,持誦「法華經」,數十年來,從無一日間斷。晚年環境較差,身體衰弱,但仍念佛不斷。慧光居士習慣於刻苦耐勞,節省家用餘錢,見到貧苦的人,就拿出布施。1959年春節前數天,略感不舒服;春節早晨,潤田師來家中探視。居士說:「請你為我在佛像前供放水果。」又說:「我在往生時,最好不要有人在旁,以避免打擾我,我自己會念佛。」

 

慧光居士正月初二日十一點零五分就往生了。前一刻,居士對照料她的人說:「請你為我在佛前點一枝香。」說完,就靜臥不語。再看她,已經往生了。往生後,各道友都齊聚來念佛,念了五天,未斷佛聲。送往火化時,居士膚色紅潤,面現笑容。她遺囑將骨灰做成團子,投入西園放生池內,結水族生命善緣。慧光居士活了八十二年。

 

楊徹年

 

楊徹年,陝西省扶風縣西佐村人。夫姓趙。年二十四失偶,志守節孝於趙氏之門。善事翁姑,竭盡孝思。扶養夫弟之子女如己出。與諸姑娌和睦共處,約己任勞而不怨。與親友鄰里往來,溫良恭謹而無爭,人皆以賢善稱之。氏性好清靜,喜修善行。皈依良卿法師,師教修淨業,遂長齋念佛,期生淨土。精進修持,夙夜匪懈者三十餘年。一九八○年十一月臥病,雖不能跪拜禮誦,仍靜坐修觀。臘月初旬沈痾漸愈,恢復禮誦如平時。但謂其家人曰:「汝等勿以為我病好轉,正月間決西行矣!」家人見其四體輕安,不太在意。其侄媳李鳳霞,夙具善根,甚愛伯母,即請僧打七,為其伯母祈求消災延壽。除夕之夜,方淨壇起七,四眾咸集。氏獨自整衣物及儲存,分贈親友僧眾,請為臨終助念。眾感而從之。翌年正月初五晚十一時許,氏忽請眾休息,並謂明日六時決定西去。眾益竭誠念佛。次日時針正指六時,即端身正坐,於念佛聲中,泊然而寂。壽七十六。三小時後,頭頂尚暖,四體柔軟,狀態安祥,宛如生前。氏往生後,家人有夢見人來門上張貼獎狀者,有夢人持五色花獻於其像前者。

 

白話:

楊徹年,阱西省扶風縣西佐村人。先生姓趙。她二十四歲就失去先生,決志守節孝於趙家。她很恭敬公婆,盡心行孝,扶養夫弟的子女如同自己生的,與諸姑娌都和睦相處,規戒自己任勞而毫不埋怨。與親友鄰里往來,溫良恭謹而無爭,大家都以賢淑善良稱讚她。徹年居士喜歡清淨、喜歡行善。她依止於良卿法師座下學佛,法師教她念佛求生西方成佛,於是她吃素念佛,希望能往生西方。居士早晚不休精誠修行三十多年。1980年11月生病臥床,雖不能跪拜禮誦,仍靜坐修觀(概是靜坐念佛名)。到了十二月十天內,重病就好了,恢復禮誦如同平時一樣。但又對其家人說:「你們不要以為我病好轉,我已決定正月間就要往生西方了。」家人見他身體四肢輕安無恙,就不太在意她說的話(她已有自在往生的能力了,只是家人不知)。

 

居士的侄媳李鳳霞,深具善根,很愛伯母,就請僧人打七(精進七天修行以祈福,可能是誦經懺,也可能是念佛),為伯母祈求消災延壽。除夕夜,才要淨壇起七,出家在家男女四眾都齊聚,但居士自己整理衣物及儲存之具,分贈親友僧眾,請他們能為她臨終助念,大家皆明白聽從。隔年正月初五晚上十一點左右,居士忽請大眾休息,並說明天六點決定往生西方。大家於是更賣力念佛。次日時針剛好指在六點位置,徹年居士端身正坐,在念佛聲中,安詳往生了。她活了七十六年。三小時後,頭頂還溫暖,全身四肢柔軟,狀態安詳,好像生前一樣。居士往生後,家人有夢見有人在門上張貼獎狀的,也有夢到有人拿五色花供獻在居士遺像前的。

 

註:任勞而不怨(不造口業、心也不怨,難得也),這種人念佛,很容易往生西方,永遠脫離眾苦。即使是一般人(尚未發起求生西方的念頭),任勞而不怨,也必能轉變命運(因一人一世界,心中無一切恨、不計較,則外面的環境人事物,都漸漸變得美好了,這就是「心、境一體,又境隨心轉」)。徹年居士生病時一心一意念佛,就這樣過了約一個月,病就念好了,這就是一心念佛的妙用!很多人就是一心念佛把病念好的(又或者病雖未好,但心靈如同身處光明世界中,總之,看自己努力)。通常到此地步,念佛的功夫已經蠻高,算到了功夫成片(算淺的一心不亂,每個人肯下功夫念佛,都能達到(功夫好一點的,就可自在往生西方,想走就走);佛號在心中聲聲不斷,心中常歡常喜且漸開智慧)。




引用: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medimedi26/post/1370348301

敬祝 諸大善菩薩  念佛歡喜 吉祥如意

自如頂禮 阿彌陀佛

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起點

自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